杠杆玩家风险再度暴露 近百公司股东被迫补充质押

核查未发现异常的第一创业昨日再度大跌6%,5月份以来公司股价已累计下跌了45%接近“腰斩”,其中包括三个跌停板。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家券商股如此猛烈的下跌?主要股东多次披露补充质押的背后,又暴露了哪些风险?

杠杆玩家风险再度暴露
杠杆玩家风险再度暴露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自今年4月份市场调整以来,截至5月22日两市累计有95家公司合计发布了143份补充质押公告,另有3家公司披露存在被强行平仓的风险。而在这95家公司中,上市不足三年的次新股超过30家,占比约三分之一,提供融资的则几乎全部是券商,直接来自银行的质押融资占比不到10%。

“补充质押可以当作一次警报,市场的调整正倒逼股东去杠杆,次新股由于前期股价高,近期跌幅大,成为受冲击最严重的板块,股价的短期剧烈波动,将直接考验券商的风控能力。”有资深市场人士分析,股权质押是近年来各大券商力推的新业务,但从大量次新股股东被迫补充质押的现象来看,部分券商对潜在风险的重视程度显然不够。

次新股成补充质押重灾区

据记者统计,今年4月以来涉及补充质押的95家公司中,有超过30家公司属于上市不到3年的次新股。有市场人士指出,次新股的股价在整个市场仍属于绝对“高地”,相关融资机构要进一步提高判断能力,防止少数股东在高价位置上将风险转移给金融机构。

作为一家券商股,第一创业的连续跌停颇为意外,大量限售股的解禁则被认为是直接原因。据披露,5月11日,公司有9.8亿股限售股获准上市流通,占到上市公司总股本的44.77%;共涉及36家持股主体,持股数量最少的有500万股,最多的有8276万股;36名股东中,有21家股东此前曾将所持部分股份用于质押,合计质押股份数量为3.42亿股。5月11日也即解禁日当天,第一创业开盘即封死跌停板,并在此后的两个交易日一直跌停。

面对连续的跌停,首先发出“警报”的正是质押了公司股份的主要股东。5月16日,公司披露主要股东之一能兴控股于5月12日和5月15日向两家融资机构万联证券和招商证券资管合计补充质押了852.7万股;5月17日,公司披露第一大股东华熙昕宇向中信证券和光大证券分别补充质押了3000万股和2125万股,能兴控股再次补充质押了1045万股;5月19日,能兴控股解除其在万联证券的质押,另将710万股补充质押给方正证券,将446.3万股补充质押给招商证券。

“注意,第一创业是一家次新股!”一位接受记者采访的资深券商业内人士强调,大批量的限售股解禁,肯定是冲击公司股价的主要原因,但另一方面,作为次新股,第一创业的估值水平明显高于同行业公司,加剧了这种套现的压力,此外,公司股东普遍的高杠杆,也是造成冲击的一个重要因素。以股价来看,第一创业的动态市盈率至今仍超过100倍,静态市盈率是56倍,属于上市券商中估值最高的公司之一;从股东杠杆程度来考量,公司第一大股东华熙昕宇、第三大股东能兴控股、第五大股东福州景科投资等都有较大比例的股权质押,华熙昕宇和能兴控股都在近期被迫补充质押。

次新股的股东正是近期补充质押的主体。据记者统计,今年4月以来涉及补充质押的95家公司中,有超过30家公司属于上市不到3年的次新股,包括金科娱乐、天赐材料、汇金股份、名家汇、金轮股份、众兴菌业、派思股份、真视通、普路通、苏大维格、通宇通讯、华钰矿业、中新科技、共进股份、德威股份、兰石重装、杭电股份、清水源等。

以金科娱乐为例,4月份以来,其重要股东之一艾泽拉思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先后三次为其今年1月份的一次质押融资进行补充质押,于4月19日补充质押400万股,于5月2日和5月8日分别补充质押200万股,补充质押结束后,艾泽拉思已累计质押9300万股公司股份,占其所持金科娱乐全部股份(9498万股,占总股本6.01%)的98%。从股价来看,金科娱乐今年以来累计下跌了约35%。

另如众兴菌业,公司控股股东陶军于4月25日和4月26日合计补充质押1000万股给华泰证券资管,为其今年1月份的一笔质押融资提供补充担保。众兴菌业2015年6月上市,上市当年股价曾被爆炒,2016年累计下跌了近57%,今年以来又下跌了36%。

有接受采访的市场人士指出,次新股的股价在整个市场仍属于绝对“高地”,如果单纯以传统的三折或者四折标准来控制风险,可能远远不够,这也要求相关融资机构进一步提高判断能力,防止少数股东在高价位置上将风险转移给金融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