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官上任三把火” 银监会连发七文整顿行业乱象

“新官上任三把火”。素有“改革旋风”之称的郭树清履新银监会主席一个多月时间内,银监会连发七文整顿行业乱象,新政出台频率和力度空前。其中,有关商业银行委外投资、违规加杠杆等行为成为新一轮监管重点。

银监会整顿行业乱象
银监会整顿行业乱象

据记者了解,由于监管的高压态势,公募基金委外资金遭遇大幅赎回,部分私募委外甚至被“绞杀”。广东、浙江等地银监局已经明确要求辖内银行上报委外投资情况,穿透底层资产,并适时派出检查组对该业务实行现场检查。

值得关注的是,工行、建行、中信、兴业等银行均是委外赎回大户,市场甚至盛传一家大行的委外赎回量超过百亿元。

剑指委外

4月初,银监会公布46号文《关于开展银行业“监管套利、空转套利、关联套利”专项治理工作的通知》指出,非银机构利用委外资金进一步加杠杆、加久期、加风险等现象属于理财空转套利的范畴,银行业机构需对此进行自查。此外,通知还要求银行简述其理财资金委外规模以及主动管理和非主动管理的规模情况,并列明简要交易结构。

4月10日,银监会下发《关于银行业风险防控工作的指导意见》,有关债券部分强调将债券纳入统一授信,而且要将直接投资和通过特殊目标载体(SPV)、表外理财等方式开展的债券投资纳入统一监测范围,全面掌握资金真实投向和底层债券的基本信息、风险状况和交易变动等情况,实现准入集中、数据集中和退出集中。

“委外投资的风险在于很多模式设计复杂、层层嵌套,存在较大隐患。”一家公募基金人士向记者表示。

该公募基金人士向记者透露,由于商业银行对管理人的资质限制,部分银行委外业务将公募基金作为资金通道,掩盖了实际管理人,绕过了设立门槛;同时,中小银行的委外资金成本较高,机构为了追求更高收益率还会扩大投资范围和加杠杆,给投资资金带来了不确定风险。

“从整体银行委外业务的情况看,投资债券的比重越来越高,风险也越集中。长期的债市牛和盈利业绩的压力让银行降低了风险敏锐度,这就是‘一颗雷’。”该公募基金人士认为,债市的环境已经有所改变,仅仅凭借之前的投资思路行不通。

据记者统计,在15家公布2016年业绩报告的A股上市银行中,大部分银行的债券投资规模已占到总资产规模的10%以上,其中中小银行较大行的占比更高,甚至能够超过25%。但是,债券投资的收益率却在持续下跌,跌幅在30bp以上。

“这已经成为一种恶性循环。越来越低的投资收益和越来越高的投资回报要求,倒逼着非银机构不得不在债券投资上加杠杆,成了一种赌博。”上述公募基金人士认为,大部分银行理财资金通常“夹带”着银行信誉背书,并不适合这种模式的投资。

该公募基金人士告诉记者:“监管新政的出台恰逢其时。债券市场长期的牛市可能变成慢牛,外部环境也有所变化。另外,在银行委外体量越来越大的情况下,也应该用一些措施降温来释缓风险。”

麦肯锡全球资深合伙人曲向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银行一直以来陷于“高增长”和“同业对比”的怪圈,忽略了风险的地位;在监管新政的检查和整顿后,银行对于委外业务要取得“收益”和“风险”的平衡性,这并不是说禁止委外业务,而是回归业务的谨慎表现。

赎回压力上升

监管的自查要求和即将大范围的现场检查让委外业务顿时“降温”。

上海一家公募基金固定收益部人士称,商业银行理财产品的销售难度在加大,新增委外资金量不会太大。随着存量委外产品到期后不再续期,整体的规模将继续缩减。与此同时,公募基金针对银行委外定制的产品吸引力在降低,银行对于这类投资会越来越谨慎。

北京一位券商资管部门负责人表示,最近半个月左右已经明显感受到部分商业银行委外产品到期赎回的压力。该部门所管理的产品,仍在着力减持交易流动性还未大幅下降的信用债品种。

济安金信基金评价中心日前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末,疑似委外定制公募基金产品的总数量约为633只,资产总规模约为1.08万亿元;非公募类产品方面,相关委外产品的规模预计约3万亿元。

更值得关注的是,中小银行委外资金对接私募的趋势越来越明显,规模也越来越大。

“私募更加灵活,能够承诺更高的收益,结合过往华丽的业绩,也是能够打动银行。”一家私募基金操盘手称,双方的合作往往是一个过程,况且有很强的“马太效应”。

该私募基金操盘手告诉记者,私募在江湖上的名气是一个方面,过往“成绩单”也很重要。“在这两方面都没有问题的情况下,管理人再拿出一个总体的投资思路,得到银行认可后就能获得资金。再有一个好的合作开端,那么接下来委外资金就不成问题了。”

他向记者透露,一家农商行去年给一家机构的委外资金就达到7亿元,约定的收益在年化4.8%。“银行基本就靠委外来挣钱了!”

“如今银行委外规模已经超过了20万亿元,这样大的体量给私募提供了一个良好的环境。”上述私募基金操盘手称,委外“蛋糕”巨大,但是私募能拿到的却并不多。“由于银行对委外资金的运作一向谨慎小心,这些钱也都来自普通老百姓的理财产品,一旦出事,责任极大。银行委外资金向来对合作方要求严格,对于私募更是严上加严,进入银行的合作名单是关键一环。”

该人士透露,可能一些私募会借用公募基金的通道来做,这种规避合作名单的做法对委外资金是不利的;况且公募基金通道也需要成本,白白地分去了一部分利润。“私募基金其实和银行是双向选择的。如果私募基金的投资成绩能在行业内打响名声,到时候可能就是银行找上门了。”

他认为,私募基金的委外业务将面临严重的分化。由于银行对委外业务的更加谨慎,投资能力强的私募将能分得更大的“蛋糕”,而不乏一部分私募被市场淘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