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到疯狂烧钱仍未脱离困局 易到乐视矛盾进一步激化

水面之上,以周航为代表的易到创始人与大股东乐视控股间的矛盾进一步激化。在双方围绕13亿元资金是否被乐视挪用展开交锋后,4月20日晚间,易到3位创始人周航、杨芸和汤鹏联合宣布从易到辞职。4月21日,负责操盘这笔联合贷款的乐视控股CFO吴辉被传离职。有媒体称其年前便有退意,近日才确定。

易到疯狂烧钱仍未脱离困局
易到疯狂烧钱仍未脱离困局

在水面之下则是时间堆积起的摩擦、矛盾与利益纠葛。易到的资金困局也随之浮出水面。但这些只是乐视资金事件的冰山一隅。乐视网(300104.SZ)4月19日晚间披露的2016年财报显示,除了净利润出现公司上市以来首度下滑外,-10.68亿元的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也比2015年同期下滑221.97%。

易到需要钱,乐视也需要钱,乐视控股董事长贾跃亭需要花钱的地方有很多。但在易到负面缠身的此刻,谁愿意成为挺身而出的白衣骑士?贾跃亭又愿意拿出多少易到股份来换取融资?

疯狂烧钱融资却没到位

位于北京技术交易大厦的易到总部外挤满了大量前来提现的司机。这种人满为患的现象已经持续了几个月。而近期易到创始人与大股东的矛盾更是将易到的资金压力赤裸裸地暴露出来。

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从去年年底开始,易到司机的提现已经出现困难。提现难同时引发了司机不愿接单、用户叫车困难以及希望提现充值余额等恶性循环。

4月20日,易到相关负责人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目前大多数司机能够提出现金来,相比易到600万司机,线下要求现场提现的情况没那么严重。

实际上,易到财务的压力不仅仅体现在司机和用户身上。有易到员工在某APP上匿名爆料已经数月没发绩效。

“就是因为没钱。”一位不愿具名的前易到员工对《华夏时报》记者说,“易到搞充返力度很大,补贴花了很多,但融资一直没到位。”该人士透露,乐视入股易到后,一直有团队在对外谈融资,但由于市场格局变化、网约车新政落地等因素一直未能落地。

在拿不到新融资的同时,融创中国董事会主席孙宏斌在今年1月宣布投给乐视的150亿元资金,易到也无法从中分杯羹。

孙宏斌在今年1月宣布投资乐视时曾明确表示,他这次只解决非汽车业务的资金问题。

“汽车这块包括易到还有零派乐享,这些公司都不能使用这笔投资。”上述前易到员工对《华夏时报》记者说。零派乐享是乐视旗下的电动汽车分时租赁平台。

与此同时,乐视控股后的易到在网约车大战中烧了太多的钱。

易到2016年7月披露的官方数据显示,自2015年11月17日开始“100%充返”活动以来,用户累计总充值金额超过60亿元。2016年6月,周航曾对外宣布,易到的日完成订单数已经突破100万。

但易到也要面临高补贴带来的财务压力。百分之百充返意味着,用户累计充值60亿元,易到实际也需要付出60亿元来补贴用户。而现在,易到还在进行返现60%+20%新政补贴用车券的补贴活动。

亿欧研究战略副总裁由天宇则认为,随着充返活动的持续,易到一直在拿用户的资金做现金流的倒手,有点饮鸩止渴的感觉。“过去小半年市场补贴力度不大的情况下,易到的充返还是挺多,这里涉及到内部资金周转的问题。”

4月20日,易到官方发布声明,在强调自身运营一切正常的同时,还提及乐视控股作为易到大股东,会确保易到资金问题得到妥善解决。

谁最可能接盘

易到需要融资,但谁将成为易到的接盘者?

周航的公开信揭示出易到目前的融资方案正在艰难博弈。有业内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不管周航是否愿意回归易到,他的声明都意味着他背后有资本想进入易到。

小米公司CEO雷军旗下的顺为资本被外界看做是周航背后的资本力量,顺为资本的合作投资人也是周航的新身份。而不管周航主观意图为何,这封公开信还能起到的一个客观效果就是对易到的估值产生影响,从而让相关方有可能实现低价抄底。有消息称,周航和顺为资本提出的方案已经被贾跃亭否定。

大股东乐视控股显然有自己的打算。乐视控股与易到在4月17日晚间联合发出的声明显示,易到的上市融资进程已启动。香港是传闻中的上市地点之一。值得注意的是,在周航原来的规划中,易到计划拆除VIE结构在国内上市,力争成为中国共享经济第一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