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士余痛批“10转30”乱象 揭秘高送转演变之路

对高送转歪风要加强监管再度被监管层重申,4月8日,刘士余在中国上市公司协会第二届会员代表大会上表示,“10送30”的高送转方案在全世界罕见,必须列入重点监管范围。

刘士余痛批高送转乱象
刘士余痛批高送转乱象

近些年来,上市公司似乎愈发“慷慨”,以往堪称超高送转的“10转10”已沦为起步价,“10转30”也不再罕见。然而,一些上市公司大股东利用这个“游戏”,玩转高位减持。高潮散去后,给普通投资者留下一地鸡毛。鉴于此,证监会、交易所也是频频出击,对相关公司发出问询监管函件。今年3月份,证监会也再度重申将对高送转进行严格监管。每经注意到,高送转面临的监管压力或将进一步增强。

A股“高送转”演变之路

“高送转”是指送红股或者资本公积金转增股票的比例很大。按照A股市场目前约定俗成的说法,“10转10”及以上才称得上“高送转”。从目前来看,“10转10”似乎算不得什么,但在10多年以前,“10转10”在A股市场堪称是极为稀罕的。

根据数据统计数据显示,A股首份“10转10”送转的方案为精伦电子2002年度推出的“10转10派4.00元(含税)”。当年该公司净利润增长率为-1.23%。在2002年~2007年之间,两市的最高送转均未超过“10转10”。“10转10”送转的公司在30家上下。

2008年,中金黄金、维维股份、中航飞机三只股票首次突破“10转10”,其转增比例为“10转12”。在该年度,三家公司的净利润增长率似乎与这份顶级送转方案并不完全匹配,分别为14.81%、-40.82%、324.023%。

2009年,神州泰岳一纸“10转15派3元(含税)”的分配方案,将A股上市公司送转的上限再度拔高。当年,神州泰岳净利润同比增长124.6%。2010年,安居宝、乾照光电等7家公司推出“10转15”的方案,而梅花生物以“10转16.861派5.00元(含税)”傲视群雄。在这一年,两市上市公司送转达到或超过“10转10”的公司也出现爆发式增长,累计近200家。2011年、2012年,送转方案均以“10转15”为上限。

2013年,业绩增速分别为158.86%、1.75%的东旭光电、营口港均抛出“10转20”的送转方案。2014年,“10转16”、“10转17”、“10转18”、“10转20”大批量出现。众信旅游、万邦达、海润光伏等9家上市公司推出“10转20”送转方案。其中,海润光伏2014年净利润巨亏9.58亿元,在2013年亏损2亿元的基础上继续业绩下滑。2014年度,A股两市推出高送转方案的上市公司超过300家。

进入疯狂的顶级送转

按照上述情况,A股的送转上限就在“10转20”。但很快,这个极限就被拔高到证监会主席刘士余所称的“10转30”。2015年8月6日,昆仑万维宣布,公司实控人周亚辉提议,以2015年6月30日的总股本为基数,向全体股东以资本公积金每10股转增股本30股。昆仑万维由此摘得A股史上最“土豪”送转的头衔。而根据该公司当年1个月前披露的2015年半年度业绩预告,公司预计2015年上半年盈利同比下降5.05%~30.95%(最终为-15.92%)。

在昆仑万维打破纪录之后,迅游科技也在2015年8月28日推出“10转30股派6元(含税)”的中期分配预案。与之相比浙江永强2015年8月17日披露的“10转25股派3.5元(含税)”也相形见绌。

随着送转上限的提升,上市公司也纷纷变得“慷慨”起来。根据数据统计数据,2015年度,两市送转在“10转10(含)”以上的上市公司有345家;在“10转20(含)”以上的上市公司合计近50家。其中,中科创达、劲胜精密均为“10转30”,神州长城、辉丰股份等4家上市公司为“10转28”。

而在2016年度,上市公司对顶级送转的青睐更是达到一个新的顶峰。自2016年中期,天润数娱、吴通控股、兆新股份、爱康科技4家公司推出“10转30”后,虽然目前距离年报披露完毕还有一段时间,但截至目前,两市推出“10转30”送转预案的上市公司已经有9家,分别为南威软件、凯龙股份、合力泰、赢时胜、金利科技、大晟文化、东方通、易事特、合众思壮。而这些公司的业绩表现也是参差不齐,如南威软件2016年净利润为5147.47万元,同比下降18.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