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债核查提前启动 到期规模超2.5万亿

相较往年公司债发行人专项检查工作在下半年进行,今年提前至上半年启动。深圳一家中型券商债券人士对此表示,监管层主要防范债券违约风险,2016年4月曾是债券违约高峰期。

公司债核查提前启动
公司债核查提前启动

根据wind数据统计,截至3月27日,债券到期偿还量达2.66万亿元,创下单月规模的历史新高。随着时间逐渐进入债券到期高峰,违约概率相应提升。

监管层马不停蹄开展公司债检查。证监会曾在今年1月底对2016年公司债发行人专项现场检查工作进行总结,两个月后,2017年公司债发行人专项检查启动。再度体现防范债市风险、维护债券市场发展的决心。

公司债核查提前启动

据多名券商人士表示,今年公司债发行人专项检查主要分成两部分,即先自查,后现场检查。上海一家券商债券承做人士指出,去年以来围绕债券核查工作感觉压力比较大。

相较往年公司债发行人专项检查工作在下半年进行,今年提前至上半年启动。深圳一家中型券商债券人士对此表示,监管层主要防范债券违约风险,2016年4月曾是债券违约高峰期。

“因为过去公司债业务发展过快,监管层认为中介机构在风控上有不到位的地方,比如尽职调查,所以今年债券核查估计会更严格、更全面。”深圳一家大型券商债券人士谈道。

谈及今年核查内容,前述上海券商债券人士表示,“今年核查重点主要还是信息是否充分披露;募集资金是否有违规使用等”。

这与去年的核查方向有接近之处,据了解,2016年专项检查工作中,发现的问题主要集中在募集资金管理使用和信息披露两方面。前者包括了募集资金挪用或转借他人、使用募集资金购买理财产品等。后者则包括未准确披露募集资金使用信息、当年累计新增借款或对外担保超过上年末净资产20%未披露或未及时披露、关联方交易披露不完整等。

前述深圳一家中型券商的债券人士亦向记者表示,“核查内容还是跟以往相似,比如还本付息的措施是否到位;托管银行和托管账户的风控要求有无贯彻到位;应该签的协议是否签了。”

据了解,今年公司债发行人专项核查中,还包括了核查评级机构,此前证监会主要检查券商和会计师事务所。“其实对评级机构的核查要求和对券商差不多,监管层要核查评级机构的底稿是否齐备;尽职调查是否充分;评级的决策是否完善。”前述深圳中型券商债券人士表示。

债券到期规模超2.5万亿

除了公司债发行人专项核查外,今年以来,监管层围绕债券的“从严”要求频频用“指引”确定下来,比如2月底证券业协会召集券商发布《非公开发行公司债券项目承接负面清单指引》等;3月17日沪深两地交易所发布试行《公司债券存续期信用风险管理指引》。

北京一家券商固定收益人士谈道,“监管思路不难理解,主要强化券商从承揽到承做、从承销到后续信用跟踪的风控过程。以前券商重在承销,对后续公司经营情况、偿还能力的跟踪没有重视。”

在他看来,随着公司债到期规模增加,违约概率也相应提升,风险防范工作刻不容缓。“我们认为今年债券违约风险并没有解除,可能比去年更严峻。随着供给侧改革持续深化、金融去杠杆、海外因素影响,信用风险依然很大,信用债违约将成常态。”

根据wind数据统计,截至3月27日,3月债券到期偿还量达到2.66万亿元,创下单月偿还规模的历史新高。早在2016年,债券到期偿还量已迅速达到1.5万亿规模以上,随后每月持续在1.5万亿-2万亿之间浮动。

同期,3月至今共有6只债券出现主体评级下调,涉及两家企业发行人,分别为华盛江泉和珠海中富。其中华盛江泉的12江泉债在3月13日出现“回售违约”,该债券规模7.7亿元,华盛江泉已支付利息,但未能派发本次回售债券的本金,同日鹏元下调主体评级至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