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日股价暴跌85% 辉山乳业崩盘牵出巨额债务危机

纸终究包不住火。昨日,香港上市公司辉山乳业股价“闪崩”牵出了巨大的债务危机。“幸亏我当时没借钱,否则这钱就打水漂了。”辽宁当地一位金融圈人士昨日如此感叹,据其所了解,辉山乳业及其大股东除账面上的巨额银行贷款外,还借了逾数亿高利贷。目前,当地政府已出面协调各路债权人。“辉山乳业是我们这里的大企业,产品品质还不错,政府肯定想帮助其渡过危机。但目前情况很复杂,弄不好有失控风险。”该人士说。

单日股价暴跌85%
单日股价暴跌85%

“崩盘”半小时

半个小时,300亿市值灰飞烟灭!昨日,香港上市公司辉山乳业的股价出现创纪录暴跌,当日最高跌幅超过90%,紧急停牌前下跌85%。

“闷杀”发生在11:30至12:00之间,当时内地A股已结束了上午的交易,辉山乳业的股价突然出现直线跳水,以近乎90度的角度一头栽下,同时成交量也快速放大。25分钟后,公司股价跌至最低0.25港元,盘中最大跌幅超过90%。

此后的5分钟,公司股价略有回升,至中午12时收盘,报收0.42港元,较前一天收盘价2.80港元跌去85%,整个上午成交金额达4.53亿港元,创下近一年半以来(2015年10月)以来新高,当天合计成交量达到7.79亿股,换手率为5.78%。

以公司总股本134.76亿股计算,公司总市值由前一日收盘时的约377亿港元,跌至不到57亿港元。

去年年底,辉山乳业曾遭到知名沽空机构浑水投资的狙击,但如此暴跌,也让该沽空机构大吃一惊。

公开信息显示,去年年底浑水发布沽空报告之后,辉山乳业实际控制人杨凯和葛坤曾通过冠丰有限增持公司2106.7万股,将持股比例提升至73.21%。

债务“黑洞”曝光

究竟是出了什么问题?异乎寻常的暴跌引起市场的各种猜测,一时谣言四起。一种流传最广的说法是,辉山乳业大股东挪用30亿元投资房地产,但资金收不回来后,最终审计被银行发现。不过此说法一直未能得到公司和相应银行的证实。

能被证实的是,公司已陷入深度的债务危机。上证报记者从三个以上的渠道获悉,3月23日下午,辽宁省人民政府金融工作办公室主持召开了关于辉山乳业的会议,数十家银行和机构参会,并现场提出了多项解决措施。据了解,辉山乳业公司董事长杨凯本人参会。

爆发点或是公司的资金链极度紧张甚至濒临断裂。红岭创投是辉山乳业的债权人之一,市场流传出的一份公司汇报材料显示,其是“碰巧”赶上了这次由地方金融办主持的协调会,原因则是辉山乳业的利息逾期了半天,由于此前曾多次催要,逾期引起了公司方面的警觉,决定立即前往辉山乳业做贷后检查。今年2月,红岭创投向辉山乳业提供了5000万元贷款。

让人困惑的是,从公司此前披露的财务数据来看,各项指标表面看还都不错。截至2016年12月31日,辉山乳业总资产341亿元,总负债217亿元,资产负债率69%。另据公司年报,2015年4月1日至2016年3月31日(财务年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5.26亿元,实现经营盈利15.8亿元,实现归属于权益股东的盈利8.25亿元。

公司缘何会陷入债务危机?难道正如专业沽空机构浑水此前所指责的,这些财务报表都有相当的水分?

做假账嫌疑剧增

回查浑水投资2016年年底的沽空报告,其指责公司通过虚假宣称苜蓿草全部自供来夸大利润率、部分牧场涉嫌资本支出欺诈、实际控制人可能偷漏上市公司价值至少1.5亿元资产等,以及即使财务没有造假,也似乎处于违约边缘,因其杠杆过高;另辉山乳业大部分已发行股份已作为贷款之抵押品,若借款人无法支付保证金,则长期持有人将面临重大风险。

回头来看,浑水指责的后两条正逐步成为事实。

平安银行正是因为抵押而受到波及。据公开信息,平安银行曾接受辉山乳业大股东的股权质押,股价的暴跌也让市场担忧此部分质押股权的爆仓风险。

昨日下午,平安银行回应称,平安银行及股东中国平安未持有辉山乳业股份,辉山乳业的控股股东冠丰有限以其持有的辉山乳业股份为质押,于2015年6月在平安银行获得授信额度,截至2017年3月24日,在平安银行的贷款余额为21.42亿港元,质押的股份总数为34.34亿股。

简单计算不难发现,上述质押股份对应每股价格约为0.62港元,以2015年6月辉山乳业股价约1.60港元计算,上述质押折价率不到四成。

而在24日暴跌后,上述质押股份市值已缩水至14.42亿港元,已经大幅低于贷款余额,需要融资方紧急追加质押物补仓。

此外,上证报记者从多个渠道获悉,辉山乳业的债务危机比想象中的严重,除了银行和金融机构的借款外,还有数量不小的民间借贷。一位辽宁当地金融圈人士介绍,去年年底,其曾被介绍向辉山乳业某高管贷款,“给出的利息相当高,高到我不敢借!”

内地资金被闷杀

和此前一些股价出现大幅波动的公司不同,作为沪港通下港股通的标的公司之一,辉山乳业与内地投资者关系密切,据港交所数据,截至3月23日,内地资金通过沪港通、深港通下港股通合计持有辉山乳业96591.7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7.16%,股价的暴跌,也给沪港通和深港通的投资者“上了惨痛的一课”。

昨日下午举行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上交所新闻发言人在回答上证报记者提问时就表示,交易所对辉山乳业股价大幅波动非常关注,已要求会员单位向投资者提示风险,并注重加强适当性管理。上交所也已提请港交所督促相关上市公司及时准确完整地向投资者进行信息披露。

据上交所介绍,近期,港股通部分股票价格波动较大,由于港股的交易与监管制度与内地市场存在差异,上交所提示投资者在通过沪港通投资港股的过程中应充分考虑自身的风险承受能力,充分知晓市场风险,谨慎交易理性投资。

在昨日的博鳌论坛上,港交所首席中国经济学家巴曙松也被问及怎么看待辉山乳业股价的暴跌,巴曙松表示,港交所对单一公司的涨跌不是最关心,但就像巴菲特所说“厨房里的蟑螂绝对不止一只”,出现这样的情况,之前一定有蛛丝马迹。“这只蟑螂你看到了,之前肯定还出现过几只蟑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