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投资需求逐步回暖 个人住房贷款或将回落

又一个积极信号浮出水面:企业投资需求开始回暖,企业手持现金而不愿投资的“流动性陷阱”正得到缓解!从昨日央行公布的2016年前三季度金融统计数据报告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统计数据报告中,可以发现上述迹象。

企业投资需求逐步回暖
企业投资需求逐步回暖

尤为引人关注的是,9月新增人民币贷款1.22万亿元,新增社会融资规模1.72万亿元,均超出市场预期。其中在新增信贷中,个人住房贷款虽增势不减,但因惯性因素符合预期;新增企业贷款迅猛回升远超预期,由8月的1209亿元激增至9月的6182亿元,且以中长期贷款为主,这说明企业投资类贷款需求明显增加。

接受记者采访的多位专家认为,综合考虑前三季度广义货币M2和社会融资规模存量的同比增速均未达到年初设定的目标等因素,预计四季度企业新增信贷将延续回升势头;个人住房贷款增势则因近期部分城市接连出台楼市调控政策,而可能出现回落

企业贷款迅猛增势将延续

与8月相比,9月货币信贷数据最显著的不同是:企业贷款出现迅猛增长。尤其是经营性贷款和固定资产贷款,皆由8月的负增长重新恢复到新增2000亿元以上。细分数据显示,9月当月,企业及机关团体贷款增加6182亿元,与去年同期基本持平。相比之下,8月企业及机关团体贷款仅增加1209亿元,7月则是负增长26亿元。

而在9月企业贷款的增量中,主要以中长期贷款为主,其中企业及机关团体中长期贷款增加4552亿元,8月这一数据为负增长80亿元。

从用途来看,新增的企业贷款中主要是经营性贷款和固定资产贷款。9月,企业及机关团体经营性贷款增加2063亿元,8月则为负增长417亿元。新增经营性贷款占到了9月企业及机关团体贷款增量的三分之一。

以上几组反差鲜明的数据,折射出企业投资需求回暖的积极信号。

来自一线的声音,也印证了这个信号的出现。一位国有大行对公部人士告诉记者:“总行的政策在放宽,陆续松绑了一些原先不让做的项目,这势必造成经营性贷款的增长。如果风险能有效控制,相比个人住房贷款,银行还是更愿意做经营性贷款业务。因为房贷虽然安全,但收益一般。”

还有一组数据也值得关注,9月,企业及机关团体固定资产贷款增加2263亿元,占到当月企业贷款增量的36.6%,8月则为负增长1001亿元。央行调查统计司司长阮健弘解读称:固定资产贷款显著多增的原因,是因为企业投资类贷款需求在增加。来自人民银行银行家问卷调查显示,三季度,59.4%的银行家认为,贷款需求增长由企业投资增加导致,这一比重较二季度提高了3.7个百分点。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对记者表示:“最近一段时间,投资确实有起来的势头,临近年末政府投资的需求也在上升。”此前一段时间,企业手持现金却不愿投资,似乎陷入了某种形式的“流动性陷阱”,从数据上表现为M1和M2增速的剪刀差不断扩大,以及民间投资增速的不断下滑。但9月的M1增速已由高位回落,M1同比增长24.7%,比8月末低0.6个百分点。

九州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邓海清认为,9月M2继续回升,M1增速下降,M1和M2增速的剪刀差连续第二个月收窄。“M1增速高位回落,表明企业堆积现金的局面正在发生改变,企业层面的‘流动性陷阱’正在得到缓解。”

至于能否就此得出“企业信心恢复”的结论?接受记者采访的业内专家认为,这仍有待于其他经济数据的进一步验证,究竟这些企业贷款资金最终有多少流向了投资和消费。但有一点在专家中已达成共识:综合考虑前三季度广义货币M2和社会融资规模存量的同比增速均未达到年初设定的目标等因素,预计四季度企业新增信贷将延续回升势头。

个人住房贷款或将回落

此外,新增个人住房贷款也依旧维持在高位。9月个人住房贷款新增4759亿元,同比多增2055亿元。从新增额来看,今年前三季度的新增个人住房贷款较去年同期接近翻倍。前三季度,个人住房贷款增加3.63万亿元,同比多增1.8万亿元。在个别月份的新增贷款中,住户部门的中长期贷款占比甚至超过了100%。

阮健弘认为,个人住房贷款增长较快,一个重要原因是今年以来全国房地产市场走势分化,部分一、二线城市房地产成交活跃。同时,个人住房贷款快速增长也与金融机构、居民部门的资产配置选择有关。

前三季度,个人住房贷款增量在各项贷款增量中的占比为35.7%。不过,阮健弘指出,个人住房贷款在各项贷款中占比较高有“特殊因素”。今年以来,地方政府债务置换较多、不良资产核销处置力度较大,企业贷款乃至全部贷款相应减少。若在分母项中考虑和“还原”这些因素,个人住房贷款在全部贷款中的比重,会较目前显示的数据水平有所下降。

自2015年下半年开始,深圳、上海、北京一线城市楼市开始上涨。春节过后,“四小龙”接力,南京、合肥、苏州和厦门的房价迅猛上升。进入三季度,部分城市的楼市已可用“疯狂”来形容。“十一”长假期间,近20个城市陆续推出了房地产调控政策

在鲁政委看来,9月的个人住房贷款有惯性的因素,“毕竟一些合同已经签了”。至于个人住房贷款的后续走势,阮健弘未作预测,仅表示“有待进一步观察”。

中金公司固定收益研究团队指出,由于房地产调控会导致限购限贷城市的房地产销量和房贷量下滑,尤其是今年房贷高度集中在少数的一二线城市,限购限贷会对房贷的增长造成明显的影响。但考虑到房贷发放的滞后性,可能11月的房贷增量会有相对明显下降,明年上半年房贷的放缓会更为明显。

值得注意的是,10月6日,2016年第四次二十国集团(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在华盛顿举行。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在会上指出,近期中国部分城市房价上涨较快,中国政府对此高度重视,积极采取措施促进房地产市场的健康发展。

“观察前几轮调控,有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限购政策出台的当月,新增个人住房贷款会有所萎缩,但随后的两个月会大幅反弹。”鲁政委认为,如果要在短时间内控制房价,提高首付比例、控制杠杆是最有效的措施;而从长期来看,首先要大力发展REITS,增加投资渠道,不能使看好房地产的人只有买房一条渠道;其次,要保护租客的权益,居住是刚需,但买房不是刚需,租房也能满足居住的需求。此外,还应建设好公共基础设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