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交所刘逖发表讲话 详解科创板试点注册制关键问题

6月29日,上海证券交易所副总经理刘逖出席“2019中国上市公司论坛”,围绕“企业赴科创板上市应注意的若干问题”作了主题演讲。

上海证券交易所
上海证券交易所

近日,随着31家公司顺利过会,科创板迎来注册高峰期,市场对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的关注焦点逐步转移到发行定价环节。为此,刘逖特别对科创板上市初期形势进行了分析,“科创板交易初期可能存在供需不平衡,要正确看待科创板初期市场波动。”

正视初期供需不平衡和市场波动

刘逖表示,目前科创板整体进展顺利。根据投资者适当性管理相关数据显示,目前已开通权限账户约270万户。预计到科创板开市,将有约400万户投资者参与科创板交易。

对于科创板初期可能出现的供需不平衡,刘逖指出,从供给来看,以初期约30家科创企业,每家筹资额10亿元来测算,总筹资额约300亿元。

而从需求来看,目前已开户270万户,以每户10万元可投资额来估计,个人投资者的总投资额约为2500亿元,加上1000亿元CDR基金和最近发行的200亿元科创基金,总计约4000亿元可用于科创板投资。

刘逖特别强调,要正确看待科创板初期市场波动,具体包括:正确看待科创板推出初期投机炒作现象;从境外经验看,新股上市初期波动大是正常现象,应提高包容度,加强舆论引导;对科创板违法违规行为加强监管,确保不发生系统性风险;保持科创板发行上市常态化,同时强化退市机制和法律责任;适时完善交易机制,从制度上缓解科创板供需不平衡问题;引导长期资金入市,完善科创板投资者结构。

详解科创板试点注册制关键问题

在主题演讲中,刘逖还对近期市场关于科创板及注册制的三个热点问题逐一予以回应,分别包括建设怎样的科创板、如何理解注册制、科创板交易机制的设计。

对于建设怎样的科创板,刘逖直言:“科创板应兼顾成长性和成熟性企业。”刘逖注意到,近期市场对科创板定位有所争议。有市场观点认为,科创板只能接收科技含量很高的硬科技企业,认为当前科创板公司技术含量一般,很难达到硬科技的要求。同时提出,科创板应更具包容性,符合六大领域的硬科技企业,满足上市标准即可上市。

对此,刘逖表示,硬科技尚没有形成公认的评判标准,科创板公司属性较难判断,应该将选择权交给市场。刘逖进一步指出,科创板应兼顾成长性和成熟性企业,首先要建立资本市场支持科创企业的良好生态,提高直接融资比例,在科创企业的不同阶段给予资本支持,形成从VC、PE到科创板等资本市场支持科创企业的生态链。

刘逖认为,兼顾成长性和成熟性企业也是维护市场稳定发展的需要。他指出,目前纳斯达克100成分股合计市值8.23万亿美元,占纳斯达克总市值的54%,交易量占比为66%。这些企业成为纳斯达克市场的“定海神针”,对其市场稳定和指数增长贡献巨大。

如何理解注册制?刘逖强调,注册制的实质是,以信息披露为核心,把选择权交给市场。他指出,注册制是科创板建设的重中之重,需着力做好市场化和法治化两项工作。市场化层面,要落实好以信息披露为核心的注册制改革,把选择权交给市场。法治化层面,要完善法治,提高违法成本,加大监管执法力度。

对于如何保证试点注册制下科创板企业的质量,刘逖认为,注册制并不是没有约束,注册制下的问询式审核、全面建立严格的信息披露体系,同步设计的券商跟投、严格退市制度等配套机制,都有助于保障科创板企业的质量。刘逖表示,注册制必须配套严格的退市机制。在其看来,注册制要成功,既需要上市公司发行常态化,同时要强调退市制度和法律责任。

而关于科创板交易机制的设计,刘逖再次明确机制设计的总体目标:一是防止过度投机炒作,促进市场平稳运作;二是切实保障市场流动性,有效提升定价改革,发挥科创板市场功能;三是通过科创板交易机制创新试点,为未来完善主板交易机制积累经验。

刘逖进一步坦言,目前交易机制设计还有待完善。根据相关规定,科创板运行一段时间后,由上交所对交易制度进行综合评估,必要时加以完善。刘逖同时提到了交易机制的改进方向,包括引入针对大单的交易安排(大单撮合系统、冰山订单等)、引入做市商机制、引入日内单次回转交易、引入证券借贷合约,以及完善价格波动调节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