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丰奥威股票突遇“闪崩” 回购是诚意还是套路?

12月20日晚间,万丰奥威披露一份关于控股股东提议公司回购股份的提示性公告。该公告与其说是控股股东为了维护股价,倒不如说是为了自救。20日上午11时许,万丰奥威股票突遇“闪崩”,直到下午2点方才打开跌停,并以股价下跌4%收盘,6.96元的收盘价与今年10月创下的该股票三年来最低收盘价6.82元相差无几。

6亿元回购提议考验现金流

万丰奥威是一家以汽车轮毂和汽车铸件制造为主营的企业。受汽车行业整体下行的影响,公司严重依赖汽车制造业的弊端逐渐被放大。尽管公司今年前三季度净利润同比增长了10.64%,但比起市场正火的2014年至2016年,业绩增幅依然处于低谷。公开数据显示,公司2014年、2015年和2016年前三季度净利润同比增幅均在30%以上,但2017年、2018年前三季度净利润的同比增幅分别为0.04%和10.64%。

万丰奥威回购方案
万丰奥威回购方案

而且,公司今年前三季度的业绩增长,还有并表带来的贡献。今年上半年,万丰奥威以12.54亿元收购了雄伟精工95%股权。财务数据显示,雄伟精工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7402.04万元,归母净利润1350.58万元。

雄伟精工与万丰奥威同处汽车产业链,主营以冲压件为主的汽车零部件。不过,雄伟精工的收购也给公司带来不少商誉。截至三季度末,万丰奥威商誉比年初增长123.91%,仅雄伟精工就给公司带来了3.11亿元的商誉。

回到公司20日晚披露的回购方案。公司控股股东万丰集团函告上市公司,基于目前二级市场股价已严重背离公司的实际经营情况,不能正确反映公司的价值,提议以不超每股11元的价格回购股份,回购总金额不低于3亿元,且不高于6亿元,回购股份用于员工持股、可转债等情形。

为何选在如此节点回购股份?记者查询万丰奥威近期股价发现,公司20日盘中股价(6.53元)已接近三年来的最低点(6.50元),而股价持续下跌直接影响到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和实控人的质押风险。经查,万丰奥威实际控制人陈爱莲和万丰集团的质押率均在80%左右,其中,万丰集团截至今年9月质押数量占所持股份数量的79.88%,占公司总股本的36.89%。

不过,针对控股股东至多6亿元的回购提议,万丰奥威董事会还需仔细斟酌。根据公司三季报,尽管上市公司合并报表中的货币资金达到了12.28亿元,但万丰奥威自身(母公司)的货币资金只有4.52亿元。

定增耗时八个月仍未成行

记者注意到,万丰奥威今年4月就开始筹划2018年年度非公开发行,但直到目前仍未发行成功。经查,万丰奥威前后三次修改了发行方案,其中一次还删掉了原定以3亿元向控股股东收购万丰实业51.02%股权的项目。根据第三次修订的方案,公司拟募资17亿元,分别用于收购雄伟精工95%股权和年产220万件汽车铝合金轮毂智慧工厂建设。

急于并表的万丰奥威,以自筹资金先行完成了对雄伟精工股权的收购,但雄伟精工的真实业绩与承诺业绩的差距令投资者大跌眼镜。收购方案显示,雄伟精工承诺2018年净利润不低于1.6亿元,而根据上市公司半年报,增值率为55.6%的雄伟精工上半年仅实现净利润1421.66万元。

今年9月,证监会受理了公司定增事项,但在反馈意见书中列出了八大问题,其中,重点关注了雄伟精工的情况。证监会要求公司说明雄伟精工的经营是否稳健,并说明承诺1.6亿元净利润的原因及合理性,并结合标的资产截至最近一期末的经营情况,说明实现业绩承诺是否存在不确定性,以及未来将采取何种措施保障上市公司及股东利益。

据了解,在收购资产上,万丰奥威曾有过“栽跟头”的情况。2015年,公司使用募集资金13.5亿元收购万丰镁瑞丁100%股权,然而年报显示,万丰镁瑞丁2017年净利润同比下降40.77%,未完成当年度承诺利润。经查,万丰镁瑞丁2017年业绩承诺为2.01亿元,实际仅实现1.73亿元。

证监会还在反馈意见提到了万丰奥威环保和安全生产的情况。经记者查询,山东省第五环境保护督察组向威海市反馈督察情况中显示,“现场检查发现,万丰奥威有限公司生产车间内虽然安装废气收集装置,但仍存在明显气味,生产区域的环境质量也比较恶劣。2017年以来,威海市火炬高技术产业开发区管委会对该企业进行了整治,但异味扰民问题仍投诉不断。”

值得玩味的是,万丰奥威在11月初收到证监会反馈意见通知书后,无法在30天的期限内完成反馈意见的回复,并向证监会提出了延期至2019年1月25日前回复反馈意见的申请,换言之,万丰奥威的本次定增至少要等到明年2月后才能继续推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