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有股份董事长韩越被捕 陷3亿元债务泥沼

连收两个涨停板后,九有股份于11月6日晚发布风险提示:上市公司董事长韩越被捕,子公司深圳市润泰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润泰供应链”)的董事长高伟称病出国,两位“话事人”几乎在同一时段消失。

债务
债务

他们留下的烂摊子是,高达3亿元的债务、多个被冻结的银行账户以及不断送达的应诉通知书。如此令人心惊的风险提示仍无法阻挡游资的炒作热情。11月7日,九有股份从早盘起封死涨停,收获第3个涨停板。加上前几日的微涨,公司股价在7个交易日内已累计上涨47.81%。

董事长被捕,业绩又不佳。再看九有股份总市值不到20亿元,这样一只股票的连续涨停,恐怕只有壳资源的炒作意义了。”一位市场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既然是炒作,九有股份最大的风险就来自于借壳失败或者资产注入未能实现,由此可能导致戴帽或者退市,投资者需保持警惕。

子公司人去楼空

九有股份在风险提示公告中,只表示控股子公司润泰供应链因财务问题经营停滞。但记者在现场获知的消息是——润泰供应链已人去楼空。

11月6日,记者来到润泰供应链的办公地址,位于深圳市福田保税区桃花路15号嘉里福保的仓储楼。物流中心的保安告诉记者,从10月1日国庆假期开始,润泰供应链的员工就不再来公司上班了。公司放在仓库的货物也已搬走,目前仓库已经转租出去。“现在放的都是我们的货了。”另外一家仓储公司的员工向记者补充道。

据保安回忆,润泰供应链租了一个办公室和一个仓库,面积都不大,公司员工共5名,其中2名女性3名男性。今年国庆假期后,福田区劳动仲裁委员会来到公司调查,物业才惊觉润泰供应链已经搬走。“仲裁局的人还给我们出示了证件,说是润泰发不起工资,被员工告到仲裁局了。”保安向记者说道。现在,润泰还欠着物业的租金,办公室被上了锁,物业领导下令包括润泰员工在内的任何人不得放行。此后,记者尝试联系润泰供应链,但公开资料上的两个座机号码都已成为空号。

九有股份是在今年9月份发现子公司经营异常的,彼时,润泰供应链已出现两笔银行贷款逾期。获知消息后,九有股份两次对润泰供应链实地考察,第一次仅得到子公司副总经理杨学强的口头沟通,第二次已见不到子公司的管理层。此后,九有股份发函要求润泰供应链提交财务资料、印章和银行审核权限的U盾,均被拒绝。

据九有股份公告,润泰供应链董事长高伟早在9月20日之前出国养病,上市公司也无法与其进行有效沟通。截至10月10日回复深交所问询函,九有股份仍未收到润泰供应链提供的具体财务报表等相关资料。

或受董事长被捕影响

针对润泰供应链经营异常,九有股份认为是资金链出了问题。2018年8月份以来,受供应链行业整体影响,金融机构对供应链行业授信趋于谨慎和保守,个别银行提前向润泰供应链收回贷款,同时,个别银行对于到期后的贷款收贷后没有继续给予新的贷款支持。

屋漏偏逢连夜雨。2018年8月27日,九有股份董事长兼总经理韩越被爆出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上海市公安局奉贤分局刑事拘留,进一步引起了贷款银行、供应商及相关客户的恐慌。多方挤兑导致润泰供应链发生部分贷款逾期,部分账户被冻结,经营状况恶化。资料显示,除了九有股份的实控人及董事长,韩越还有另一重身份,即著名VC机构春晓资本的法定代表人

市场猜测,韩越被拘留或与春晓资本参股的P2P平台爆雷有关。但事情并未到此为止。10月9日,九有股份再次发布重大事项公告,韩越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于2018年9月26日被上海市公安局奉贤分局执行逮捕。一位专注资本市场的律师告诉记者,从拘留上升到逮捕,说明已经有证据证明韩越有犯罪事实,可能被判处徒刑以上刑罚。

随着韩越被捕事件的升级,各个银行开始采取法律手段催收,将借款人润泰供应链、润泰供应链法人高伟及担保人九有股份等一并告上法庭。11月3日及11月7日,九有股份已收到三份应诉通知书。

那么,九有股份将如何处理子公司留下的巨额债务?而针对韩越目前的状况,公司又是否会改选董事长?记者就此致电九有股份董秘办,但工作人员表示公司正处于敏感时期,不方便回答市场疑问。

陷3亿元债务泥沼

目前,润泰供应链经营异常已累及上市公司业绩。2018年上半年,受子公司博立信亏损及润泰供应链应收账款减值,九有股份净利润亏损498.32万元。因无法取得润泰供应链财务资料,九有股份三季报中只涵盖了润泰供应链1月份至7月份的财务数据。即便如此,子公司的异常仍对公司业绩造成不小的影响,九有股份前三季度亏损额已扩大到1242.61万元。

2017年7月份,九有股份在一片质疑声中,溢价三倍买下润泰供应链51%股权。彼时,润泰供应链51%股权的账面价值未足7000万元,而九有股份入手价格为1.58亿元,形成了7700.65万元的商誉。如今,润泰供应链恐无力完成2018年的业绩承诺,7700.65万元的商誉面临减值风险。

更令人担忧的是,润泰供应链给母公司留下了巨额债务。因润泰供应链贷款逾期,作为担保人的九有股份也被告上法庭。截至目前,上市公司累计被诉讼金额折合人民币逾1亿元。而事实上,九有股份目前对润泰供应链实际承担的担保责任金额为3.14亿元,被诉讼金额恐随时间推移继续叠加。

此外,润泰供应链与九有股份另一家子公司深圳九有供应链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九有供应链”)此前有业务往来,截至10月10日,润泰供应链尚欠九有供应链3900万元货款未还。

目前,润泰供应链部分银行账户被冻结,账户总金额约122万元。受此牵连,九有股份部分银行账户也被冻结,金额总计763.62元。这对于3亿元巨额债务来说,无疑是杯水车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