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执行财产保全 金百万或退出新三板

“新三板烤鸭第一股”金百万近期可谓麻烦不断。10月24日,金百万主办券商发布风险提示公告称,金百万名下612.19万元被执行财产保全,多项资产被冻结。此外,金百万还因未披露2018年半年报被暂停股票交易,或存在终止挂牌风险。

烤鸭
烤鸭

近几年,金百万营收和净利润持续下滑,其外卖营收比重逐渐加大。分析认为,金百万在线下门店房租、人工成本高企,线上外卖价格低、利润薄的情况下,开店压力增大,申请摘牌可能是业绩较差时的无奈之举。而一旦摘牌,其品牌势能就会变弱,如此前有大量欠款,将很难支撑其原有的发展计划。

部分财产和股权被保全冻结

金百万主办券商开源证券今年10月24日发布风险提示公告称,金百万名下部分银行账户及持有的11家公司股权合计612.19万元被执行财产保全,申请方为北京真功夫农产品加工有限公司,但公告并未说明执行原因。

金百万2017年报显示,北京真功夫农产品加工公司为其主要供应商,2017年双方交易额为370.89万元,占公司年度采购的比重为2.61%。由此推测,双方或在供应货款交付方面出现纠纷。

10月25日,金百万品牌及外卖负责人裴成辉对记者表示,对公司资产冻结具体情况不了解,但由于涉及金额较小,对公司正常运营并无影响。

除被执行财产保全,金百万近期还陷入实际控制人股份被冻结、股票被暂停转让等一系列风波。

9月26日,金百万因涉及诉讼被主办券商提示风险。金百万投资人杜延军向任城区人民法院申请判令北京金百万餐饮股份有限公司、北京金百万餐饮管理有限责任公司赔偿杜延军持有的杜氏兄弟公司49%股权对应的投资款392万元。对此,法院决定冻结金百万及其管理子公司、公司实际控制人邓超名下银行存款1960万元或查封、扣押其相应价值财产。

公开资料显示,2013年,济宁杜氏兄弟餐饮有限公司股东杜延军、菅明昕签订协议,以1元的价格向金百万转让杜氏公司51%的股权,同时退出日常经营,实际经营权则由金百万掌握。在协议履行期间(2013年9月1日至2023年8月31日),如遇金百万或其关联企业向旗下任何企业发出上市准备的通知,金百万同意杜延军、菅明昕以持有杜氏公司49%股权的方式进入到拟上市公司中。

然而到了2015年5月,金百万将其所持有的杜氏兄弟公司51%股权全部转让给常明,直接导致原协议提前终止,金百万承担相应违约责任。今年6月,杜延军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

半年报迟迟未披或退出新三板

公开资料显示,北京金百万餐饮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以经营北京烤鸭、北京菜为主体的餐饮连锁企业,1992年创业,2017年5月挂牌新三板,截至2017年底共有12家直营店、34家加盟店,主要集中在北京地区。

金百万内部人士近期对记者透露,金百万已于今年6月左右提交了摘牌资料。就摘牌原因,上述知情人称与新三板的活跃度有关,但具体事宜不便透露。

而早在9月3日,金百万就曾发布公告称,由于未在指定日期内披露半年报,公司股票已于当日起被暂停转让。10月19日,开源证券在风险报告提示中提醒,截至报告日,金百万仍未完成半年报编制工作,若无法在10月31日前完成半年报披露,公司股票将存在被终止挂牌的风险。

一位不愿具名的餐饮业内人士认为,金百万挂牌新三板在获得增资的同时也要对资本有所回报,因此必须大力扩张。但在线下门店房租、人工成本高企,线上外卖价格低、利润薄的情况下,开店越多运营压力就越大,申请摘牌可能是业绩较差时的无奈之举。而金百万一旦摘牌,其品牌势能就会变弱,如此前有大量欠款,将很难支撑其原有的发展计划。

年报显示,截至2017年底,金百万拥有47家实体门店,单个门店营业面积为2000-3000平方米。上述业内人士说,这就意味着金百万在房租、人工等综合运营成本方面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对门店的盈利能力要求也较高。这一说法也在金百万2017年5月发布的公开转让书中得到了证实,2014年、2015年公司租赁费用占营收的比重高于10%,而同行业的上市公司全聚德这一数据仅为4%以内。

金百万在2017年报中提到,其2018年在北京将预计完成20家1000平方米左右的共享厨房,引进战略合作商家500家左右。然而今年7月,金百万北京鲁谷店被曝出停业消息。

记者近期还了解到,金百万花乡店也已关闭并换了新老板。据该店前员工反映,几年来门店生意一直不好,亏损严重不得不关店。而2017年,金百万仅新开5家门店,其中3家为加盟店,因租赁合同到期关闭1家门店。

业绩表现持续不佳

在濒临摘牌的同时,金百万近几年业绩也表现不佳。2015年-2017年,其营收由3.23亿元降至2.67亿元,净利润则由3603万元降至2204万元。2017年报显示,其餐饮收入下滑主要受“营改增”税收政策影响,而北京租房市场现状也导致其客流量缩减。

对于这一说法,上述业内人士认为并不成立。金百万作为新三板挂牌企业,其税收相对透明,营改增对其影响并不大。其次,群租房影响最大的是低收入群体,并非其主要客群,因此逻辑不成立。“金百万业绩不佳主要跟其重资产运营模式下门店营收下降,以及多种转型尝试效果不佳有关。”

记者注意到,近几年金百万转型进行了多种尝试,大力发展外卖业务,目前外卖业务的流水已接近餐饮门店收入的40%。此前,金百万2017年外卖营收7亿元的说法广为流传,而实际上当年营收仅为2.67亿元。而查询金百万的外卖可以发现,其套餐和单个菜品的价格仅为20元左右,上述业内人士称,“这个价格根本不挣钱,流水占营收比重较高很可能是线下门店营收太差。”而在金百万公开转让说明书中也提到,由于毛利率相对较低的外卖业务占比大幅增加,导致公司2016年1-9月综合毛利率较2015年下降5.79%。

2015年底,金百万筹备U味儿项目,试图利用“准成品+智能锅”的方式打开在家做饭的市场,但并不顺利。2016年底,U味儿放弃原有业务,从准成品外卖平台变为生产外卖成品的平台商家

金百万在2017年报中曾提到,其2018年将秉持“百城百店百亿”的梦想,以外卖作为切入点,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4个一线城市发力,同时在天津、西安、苏州、武汉等城市全面铺开,输出其外卖模式并与商家进行合作。

上述业内人士认为,金百万仅在北京知名度较高,在其他城市并无品牌优势,尤其是南方消费者饮食习惯不同,对烤鸭品类并不认可。记者注意到,知名烤鸭餐饮品牌全聚德在杭州、上海、西安、大连等地子公司2017年也均处于亏损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