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金服完成C轮融资 海外投资者成为主力军

赶在上市之前,又一批资本搭上了全球最高估值独角兽公司蚂蚁金服的融资快车。8日,蚂蚁金服对外宣布C轮融资落地,总金额达140亿美元(约900亿人民币),远超此前预期的100亿美元。

与此前境内投资者主导的融资不同,本轮融资中,海外投资者成为主力军。上证报记者从接近项目的人士处获悉,此轮大部分为美元投资,人民币融资则基本来自原有股东。除原有股东继续跟投外,本轮融资还引入了包括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加拿大养老基金投资公司、淡马锡等在内新增海外战略投资者。

外资押注支付宝全球化
外资押注支付宝全球化

蚂蚁金服方面也表示,所募资金将主要用于支付宝的全球化拓展,自主科研投入和全球顶尖人才的招募,从而提升支付宝及其合作伙伴向全球消费者和小微企业提供普惠金融服务的能力。此外,资金也将用于培育新兴市场的本地科技人才,助力当地的数字化转型。

海外资本看重什么?

在蚂蚁金服给出的新增战投名单上,不仅出现了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马来西亚国库控股、加拿大养老基金投资公司等政府性投资机构,也有银湖投资、凯雷投资集团等全球顶尖私人股权投资公司。参与此次交易的财务顾问团队也大多来自海外,具体包括德意志银行、花旗、中金、中信证券、摩根大通和摩根史丹利。

“海外资本想投的是行业的TOP1。”前述人士表示,综观亚洲乃至全球,最具价值的金融科技公司的数量屈指可数。“只有很少的公司能有较大的市场占有率并稳步全球扩张,因此海外投资者相信这个机会很珍贵。”

支付宝的全球化战略让投资者们看到了未来业绩的潜能。目前,支付宝已经覆盖到全球40多个国家和地区。通过“当地合作伙伴+技术出海”的模式,蚂蚁金服助力“一带一路”沿线9个国家和地区打造出本地版的“支付宝”,面向超30亿人(将近全球近一半人口)的巨大市场空间。

在蚂蚁金服的能力输出下,印度Paytm的用户量从3年前的2300万提升到了2.5亿用户,跻身全球第三大电子钱包。同时,韩国的KakaoPay、马来西亚的Touch'nGo、印尼的DANA、菲律宾的GCash等也正在迅速拓展市场。

今年3月13日,挪威Telenor集团和蚂蚁金服宣布达成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双方将携手把巴基斯坦最大手机钱包Easypaisa提升打造为当地版支付宝。4月26日,孟加拉国最大的移动支付公司bKash和蚂蚁金服“牵手”,打造孟加拉国版的支付宝。

阿里巴巴此前披露业绩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3月31日,支付宝与其全球合作伙伴的年活跃用户数已达8.7亿。“过去几年,蚂蚁金服一直在与多个国家监管部门接触了解,这也保障了未来国际合作扩张的平稳有序。”前述人士表示。

底气何来?

从2015年A轮融资时450亿美元的市场估值,到2016年B轮融资时估值600亿美元,再到如今1500亿至1600亿美元的估值,蚂蚁金服的估值在不到3年时间内增长了230%。前述人士告诉记者,目前蚂蚁金服内部估值约在1500亿至1550亿美元之间,这意味着此轮融资约占蚂蚁金服9%股比。

根据此前巴克莱银行的计算方法,预估2019年蚂蚁金服息前税后净营业利润将达55亿美元,乘以保守的28倍市盈率,估值结果为1550亿美元左右。对于金融科技公司来说,盈利能力是重要的估值依据。“从传统指标比如PE等来看,与国际上大型支付公司和金融科技公司比较,也基本在合理区间内。”前述人士表示。

巴克莱银行调升蚂蚁金服估值的主要原因有两方面:一是蚂蚁在过去一年线下支付增长迅速;二是受益于多样化的支付场景和其他金融服务的渗透,蚂蚁金服的收入来源更加丰富。同时,消费者使用更多类别的金融服务,一体化金融服务的渗透促进ARPU(单用户平均收入)提升。

业内预期,科技将在蚂蚁金服未来发展中持续发力。从收入结构看,蚂蚁金服的收入构成中,技术服务占比从2015年的14%增长到2017年的34%。根据预测,到2021年时,蚂蚁金服的技术服务收入将上升至总收入的65%,超过支付收入成为第一大收入项。从人才结构看,据蚂蚁金服官方披露,截至2017年12月,公司技术岗员工占员工总数超过60%,海归技术专才超过公司总人数8%。

“科技是面向未来的核心驱动力,我们将持续强化在区块链、人工智能、安全、物联网和云计算方面的布局,用科技驱动包括金融服务业在内的现代服务业发展,并进一步打造开放的生态系统,通过技术投资和创新,在不同的国家寻找合作伙伴。”蚂蚁金服董事长兼CEO井贤栋表示。

从路透社公布的全球科技公司的最新市值排名来看,蚂蚁金服的估值已挺进全球科技公司市值排名前15名,超过高盛、大摩和从eBay分离出来的Paypal等美国多家大型金融服务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