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电企业首季业绩低迷 行业巨头进入调整周期

不论是产业链的整合还是高管的变动,折射的都是彩电企业的转型新周期。春意渐浓的季节,彩电市场却寒意阵阵。从4月底开始,国内彩电巨头纷纷公布2017年第一季度业绩。从财报来看,康佳、TCL多媒体整体净利润有所回暖,长虹、海信均出现下滑。

彩电企业首季业绩低迷
彩电企业首季业绩低迷

其中,一直以来稳健增长的海信最出乎意料,首季净利润同比下降了49.53%。创维虽然尚未公布财报,但是3月份在中国市场的电视机销量同比减少了25%。

彩电市场整体低迷还在持续,今年的大环境更加严峻。5月3日,根据群智咨询(Sigmaintell)最新报告显示,2017年Q1中国TV市场出货量为1169万台,同比下降14%。受到去年四季度的高增长和高库存、整机成本高企、市场需求低迷这“三高一低”的影响,导致品牌厂出现“有心无力”的现象。

同时,一直在转型的彩电企业们迎来新的调整期,近期康佳高管层换血、创维换帅、TCL集团开启面板业务的重组和海外收购。在内外的波动中,如何进一步转型成为焦点。

首季业绩低迷

2016年,中国彩电市场销量达到新高,在高基数的情况下,2017年第一季度的下滑更加明显。四川长虹的一季报显示,其营业收入为166.29亿元,上涨7.9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297.63万元,同比下降-84.75%。在已公布的企业财报中,亏损幅度最大。

根据海信电器的财报,一季度的营收与利润双双下滑,营业收入为67.03亿元,下降5.9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69亿元,同比下降-49.53%。对于利润的下降,海信电器在财报中表示,原因在于材料成本上涨及规模下降。

而材料成本上涨核心原因,是电视面板的大幅上涨。面板涨价带动了电视整机的价格上调,对于习惯了彩电降价策略的消费者而言,购买意愿有所降低,甚至等待价格回调。家电行业资深人士刘步尘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道:“这一轮面板上涨的周期特别长,涨价持续了近三个季度,过去面板涨幅一般在10%左右,此次却高达40%-50%。刚开始小屏幕涨价,现在大尺寸屏幕也在涨,经营成本升高。”

面板占据电视50%以上的成本,整机随后便不约而同地涨价,但是,刘步尘表示:“一方面,整机的涨价滞后了几个月;另一方面,整机涨价幅度小于面板涨价幅度。”这也导致了各大彩电品牌几乎都处于亏损状态。

从回暖的TCL和康佳来看,TCL多媒体的一季度营业额84.80亿港元,上升15.3%;母公司拥有者应占溢利较去年同期增长了10.2%至8140万港元。但是同时,毛利为13.35亿港元,下降了3.5%。中国市场LCD(液晶)电视机销售量同比下跌7.7%至222万台。

而深康佳A披露的财报显示,一季度营业收入46.86亿元,同比增加15.0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624万元,上升211.35%。但由于原材料价格上涨,导致公司彩电、白电等主营业务毛利率有所下降,公司主营业务出现了一定额度的亏损。

目前面板价格仍维持在高位,多位家电人士告诉记者,上半年的状况不容乐观,按照以往的规律,下半年面板价格会有回调。

对于互联网品牌而言,成本压力更加大,乐视电视和小米电视的涨价幅度也最为明显。创维旗下互联网品牌酷开的董事长王志国此前告诉记者:“今年互联网品牌在利润上都危险,我们也亏损。现在的环境对经营提出了巨大的挑战,利润率大幅下滑。”

在面板的因素之外,互联网品牌和电商渠道销量的下降也是整体销量下滑的原因。调研机构中怡康的黑电分析师孙泰桐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互联网品牌去年增长迅速,今年一季度的销量呈下降趋势。同时,从京东、苏宁、天猫等公开渠道的数据来看,今年1-13周电商销量减少了17.2%,对比来看,去年同期的数据是增长了45.5%,去年全年电商渠道销量增长了37%。”

进入调整周期

根据中怡康的数据,第一季度国内彩电市场零售量1138万台,降幅达到13.5%;零售额366亿元,同比下降7.3%;均价3219元,比去年同期增长6.1%。但中怡康认为今年彩电市场的环境严峻,保守估计市场会有小幅度的下降,全年的销售5049万台,同比下降3.0%。

外部的环境在变化的同时,彩电公司也在从内部进行变革。在经历了股权之争后,今年康佳推进机制变革。3月10日,康佳完成了公司高级管理人员团队的公开化和市场化招聘,正式聘请了新一届的公司高级管理人员,另外相关业务单元的市场化改制也在进行。创维集团的新总裁刘棠枝接棒杨东文,其负责的业务从彩电拓展到全产业。

TCL集团也在酝酿大动作,5月2日公告显示,旗下的面板厂商华星光电收购了TCL集团及其它十家公司所持华显光电53.81%的股份。此次内部重组是华星光电在显示模组领域的再一次布局,使华星光电的面板技术和华显光电显示模组技术一体化。而停牌中的TCL集团还在进行另一项并购,TCL集团董事长李东生对媒体表示,TCL正在美国进行一项新并购,暂未获得批准。

不论是产业链的整合还是高管的变动,折射的都是彩电企业的转型新周期。在互联网品牌冲入后,新的盈利模式还未确定、进一步探索互联网化的过程中,如何吸引人才、调整架构成为新的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