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分红率现明显分化 国有大行站稳30%

在经济增速有所放缓、银行利润增幅趋降的背景下,银行现金分红占净利润比例(分红率)出现明显分化。从已交出2016年成绩单的11家上市国有银行及股份制银行来看,国有大行和招行分红率稳住在30%以上,而民生银行、浦发银行、光大银行和平安银行分红率均低于22%,其中,光大分红率减半为15.63%,浦发银行降低了现金分红比例,辅以公积金转增股份的方式来展开分红。

银行分红率现明显分化
银行分红率现明显分化

银行分红表现与其资本充足率的状况有极大关联。数据显示,从资本充足率来看,国有五大行以及招商银行,资本充足水平较高,短期无虑;而光大银行和平安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民生银行、浦发银行、光大银行和平安银行的一级资本充足率,均算不上乐观。

国有大行分红率站稳30%

数据显示,国有五大行的分红率虽较过去几年有所下降,但仍与2015年基本持平,维持在30%以上的水平。“考虑到国有大行性质,大股东汇金公司要求国有大行分红率不低于30%。”一位大行人士告诉记者。

受到宏观经济转型和资产质量下滑等因素的影响,银行净利润增速近两年来明显放缓。2016年中行归属于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增速出现负值,为-3.67%,但其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仍然有所上升。与此同时,工行、建行、农行、交行归属于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增速也在1%附近,分别为0.40%、1.45%、1.86%、1.03%。

但是,这并不影响国有大行维持其分红率不低于30%的股东回报要求。四大行资本充足率水平较高,这或是大行保持较高分红水平的底气。业内人士还补充道,银行分红率实质上是银行盈利状况、股东回报要求、监管资本充足率考核和管理层发展要求等多方因素博弈的结果。

股份行分红率波动不一

对于股份制银行,股东并没有分红数额的强制要求。“分红率的调整,很大程度与其盈利水平、资本充足率的变化及公司发展的规划有关。”银行分析师表示。

综合多家股份制银行分红预案来看,招行分红率最高,为30.06%。不过,招行2014年、2015年分红率更高,分别为30.22%、30.16%。平安银行分红率最低,2016年分红率为12%,较前两年10%左右有所增长。

部分银行分红率出现上升。例如,中信银行、民生银行、光大银行的2016年分红率分别为26.97%、21.35%、12%,较2015年有所上升。

值得注意的是,浦发银行2016年分红率出现了数值上的“骤降”,分红率由2015年20%下调为2016年的8%。但这主要是基于现金分红而言。除了现金分红,浦发银行还做了每10股转增3股的安排。

据浦发银行公告,公司拟定2016年分红预案每10股派送现金股利2元,合计分配现金股利43.24亿元;以资本公积按每10股转增3股,合计转增64.85亿股。综合来看,浦发银行分红的变化并没有看起来的那么大。

对此,浦发银行董秘穆矢表示:“对于银行来说最重要、最稀缺的不是资金而是资本,银行最重要的资源是核心一级资本,它的来源是股本金。”穆矢解释称,由此,在证券市场稳定发展的情况下,结合现金分红与资本公积转增,更有利于公司本身和各方面投资者,也更能兼顾长期与即期利益。

此外,“从发展环境来看,目前国际、国内外部资本监管要求趋严,特别是央行的宏观审慎监管体系,对商业银行资本充足水平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同时,随着浦发银行集团化、国际化战略的不断推进,集团及各子公司对于资本补充的需求也在上升。”穆矢表示。

另一分红率大幅下降的银行是光大银行。2016年分红预案显示,其分红率为15.63%,较2015年分红率30.04%有明显的下滑。“该行分红率大降很可能是受到资本充足率要求的约束。”业内人士分析,光大银行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均出现了明显下滑,分别从11.87%、9.24%下降到10.80%、8.21%。为补充资本,光大银行已经发行了300亿元A股可转债。

业内人士指出,在这几年国家相关政策和经济走势影响下,银行利差缩窄,利润增幅下降,因此银行的分红整体情况也不能与前几年银行发展高歌猛进时同日而语。“银行会根据每个阶段情况做出考虑”。

同时,受外部经济环境影响,国家持续推进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的改革,国内银行业风险管控压力持续上升,这也使银行需要提高抗风险能力。综合多方面因素考量,银行适当提高利润留存比例也成为必然之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