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信二手车超7300万股解禁 越来越像妖股

第二大股东因违约股份被转让。“二手车第一股”优信越来越像妖股。12月27日是优信二手车上市满半年的日子,也是公司股票解禁的日子。受此影响,优信股价三天时间内,下跌45.6%。截至发稿,优信股价为5.08美元/股,总市值为14.85亿美元。此前,优信股价曾经下滑至2.86美元。12月初,优信宣布和与淘宝合作,股价随后一路窜高至9.55美元附近,增长3倍,令业界咋舌。

优信二手车是优信集团旗下子品牌。优信集团成立于2011年,其业务主要分为两部分:B2B模式二手车在线交易平台优信拍,和B2C模式二手车交易平台优信二手车、优信金融以及优信新车等多个子业务。得益于中国二手车市场的发展和资本的“加持”,优信一路高歌猛进,成长为国内二手车行业名副其实的巨头。

优信二手车股价暴跌
优信二手车股价暴跌

根据财报显示,2018年第三季度,优信总营收为8.6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59.6%;成交量同比增长19.7%至22.1万辆。其中,优信2C业务营收实现了翻番增长,业务总成交量12.9万辆,同比增长53.2%;营收达6.1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08.7%。

本能问题是,优信股价下跌深层次的原因是什么?部分业内人士表示,在没有有力业绩支撑的情况下,优信股价短期内大幅度上涨,又遇到大量股权解禁,面临极大的回调的压力。更重要的是,优信目前仍未跑通盈利模式,再加上不宽裕的现金流、大量的债务以及资本退场压力,也给股价下跌埋下了极大的隐患。

7300万股解禁

根据此前的招股说明书,优信除创始人戴琨持有24.9%股权外,其余均是机构股东,持股比例高达41.5%。根据美国证券法规定,限制性股票在上市6个月后,既获得了豁免登记,也满足上市时的承诺,之后便可自由交易。这也意味着,12月27日,优信至少面临超7319万股普通股的解禁。

优信除创始人戴琨

业内人士认为,对上市前的原股东而言,他们的成本价远比发行价低,当前股价可谓是利润丰厚;解禁以后,他们有理由获利了结。如果按照这样的思维,这些股票将在解禁后面临较大的股价压力。这或许是此次优信股价暴跌的原因。

吊诡的是,此前优信股价出现快速上涨。12月6日,优信宣布与淘宝宣布在B2B、B2C以及汽车金融等领域开展战略合作,共建一站式购车解决方案。消息发布之后,优信股价开始一路快速上升,12月19收盘价达到9.55美元/股。

但业内人士却并不看好。据了解,这并非淘宝首次与二手车企业合作。此前的2018年4月中旬,二手车拍卖平台车置宝宣布和淘宝达成战略合作,落地超过200个城市开展C2B卖车服务。除此之外,淘宝的合作伙伴还有阿里系的大搜车,以及各地大小车商、司法拍卖等。所以,业内普遍认为,优信和淘宝的合作,难以对其盈利模式有实质性的改善,只能算多了一个流量渠道。有网友猜测,此次合作更像是为了抬升股价的造势。

祸不单行,优信还遭遇集体诉讼和第二大股东违约。12月25日,投资者权益律所RosenLaw Firm宣布,代表优信二手车股东对优信发起调查和集体诉讼。有指控称,优信可能向投资大众发布了具有重大误导性的商业信息。优信在11月19日报告称,由于“最近改变了为消费者提供汽车销售服务的方式,其某一业务部门的交易量同比下降8.5%,商品总值下降14.8%。”这一消息传出后,于11月20日,优信股价下跌了0.60美元,跌幅超过11.7%,收于每股4.50美元,从而伤害了投资者。

据了解,优信第二大股东Kingkey Affiliated Entities(京基集团),在2017年10月25日与华融达成协议,获得了1亿美元的定期贷款,京基集团以所持有的优信股权作为担保,涉及6.8%的优信A类股股权,或总额6.5%的优信股权。但京基集团未能在如期支付预付款或提供额外证券。虽然优信方面表示,此事件属于股东间行为,对公司业务不会造成任何影响,但还是引发了投资者的广泛担忧。

核心竞争力不足?

不容忽视的是,优信二手车成立7年以来,自身盈利模式仍不十分通畅。公开数据显示,优信在2016年净亏损13.92亿元,2017年净亏损27.48亿元,2018年前三季度净亏损12亿元。这就意味着,不到三年时间,优信累计亏损已经超过53亿元。

互联网分析师丁道师对时间财经表示,虽然投入巨大,但包括优信在内二手车平台的发展是非常粗放的,并未形成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和技术壁垒,随后会被盈利问题和规模发展问题纠缠,难以取舍。同时,跟网约车、外卖等高频小额的交易特点不同,二手车交易的特点是高额低频时间长,个人用户买卖二手车的次数毕竟有限,能否通过广告和补贴培养用户习惯,形成稳定的用户规模尚待观察。

虽然长期巨额亏损,但目前国内二手车平台市场尚未完全进入寡头时代,仍处在激烈的竞争中,市场营销开销依旧巨大。以财报中的销售与市场开销(内含广告投放)为例,2018年优信前三季度的开销分别为6.33亿元、6.09亿元和7.55亿元,同比增长25.8%、31.0%、39.6%。

这使得优信的现金流极为紧张。根据第三季度财报,优信单个季度亏损5.94亿元,账面现金及等价物加短期投资共约12.58亿元,短期债务6.05亿元,折合账面可用资金剩余6.53亿元,尚不及第三季度销售与市场开销。一般来说,第四季度是二手车交易的旺季,优信也将开始新的一轮广告投放,销售及市场费用将更高。这也意味着,优信账面很可能出现亏空。

更大的一颗“雷”还在后面。如果优信股价不能在2019年6月末达到9.72美元以上,优信二手车上市所募集的1.75亿美元(折合约12亿元人民币)债转股,将变成要偿还的债务。优信的资金压力已经达到空前的高度。

还有一个细节值得注意。尽管优信在二手车交易上布局颇多,但营收大部分并非来自卖车服务的收入,而是提供汽车消费贷服务的收入。公开资料显示,优信二手车汽车金融服务,2016年、2017年以及2018年三季度的营收分别为3.14亿元、9.44亿元、4.73亿元,占同期总收入的38.1%、48.4%以及54.8%。其中今年三季度,优信金融交易量达到6万单,金融渗透率达到46.4%,远超出国内8%到10%的平均水平,已经接近美国市场的53%。

有业内人士表示,目前优信的金融渗透率接近触顶,费率也难以持续增长,这也限制了其核心业务增长空间。在这种情况下,优信的未来几乎一眼就能望到尽头。二手车行业未来会面临新一轮的洗牌,企业进一步规模化、专业化,优信能否保持自己的领先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