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股价下跌似曾相识 市值损失近1900亿美元

北京时间11月19日,对苹果的投资者来说,这几周真是糟糕透了。不久前,作为美国第一家市值超过1万亿美元的公司,这家iPhone制造商还备受市场追捧。截至10月初,该公司股价较上年同期上涨近40%。然后一切轰然倒塌。苹果股价暴跌17%,市值损失近1900亿美元。

剧本不应该是这样写的。今年9月,苹果公司发布了售价999美元的iPhone XS和售价1099美元的iPhone XS Max,接着是售价749美元的iPhone XR。专家们预测,新产品将取得巨大成功,XR被选为有史以来最具价值的iPhone。一切都朝着最美好的方向前进。

苹果供应商下调销售预期
苹果供应商下调销售预期

但随着苹果本月早些时候发布财报,故事开始峰回路转。该公司对关键的假日季的销售指导令人失望,并出人意料地表示,将不再提供产品的单位销售数据。一些分析师猜测,透明度的降低可能是iPhone销量见顶的信号。

队友不打自招

对于那些愿意把这些问题联系起来的投资者来说,本周最重要的线索出现了: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可以说两家主要供应商基本上已经把苹果供了出来,说它们的零部件订单突然出现短缺。

周一,光学元件开发商Lumentum下调了17%的季度销售预期,称其3-D传感激光二极管(3d sensing laser二极管)产品订单减少,这可是苹果Face ID传感器的关键部件。在当天晚些时候的投资者会议上,Lumentum首席执行官艾伦-洛(Alan Lowe)表示,“主要客户”要求在本月初加快发货,然后在大约一周后削减订单。Lumentum的首席财务官后来把同一个客户称为它最大的客户,这个客户的身份不言自明。在Lumentum今年8月提交的年报中,该公司将苹果列为其最大客户,占总销售额的30%。

当然,尽管答案昭然若揭,但Lumentum的一名发言人还是拒绝就苹果是否是该客户发表评论。

周二,无线芯片制造商Qorvo也下调了当前季度的财务预期,理由是“旗舰智能手机”需求减弱。Qorvo特意告诉投资者,它在中国手机制造商和基础设施国防产品的另外两个业务部门与此前的预期相符。这使得苹果成为显而易见的罪魁祸首。在Qorvo年报中,iPhone制造商占了总销量的36%。Qorvo同样没有回应置评请求,苹果也拒绝就Qorvo和Lumentum的指导削减置评。

股价下跌似曾相识

New Street Research分析师皮埃尔-费拉古(Pierre Ferragu)8月份将苹果评级下调至卖出,他说现在对他之前的下调行为更自信了。“最近几周的消息真的很支持我们的观点,”费拉古在邮件中写道。“iPhone XR的令人失望的表现表明,高端消费者乐于花更多的钱购买更高档的手机。但对于预算较低的买家来说,iPhone XR也没什么吸引力。”

费拉古对苹果股票的目标价为165美元,为华尔街最低。他表示,苹果当前的周期与iPhone 6S和6S Plus在2015年至2016年的情况类似,当时,早期型号的流行推动了需求的增长。对iPhone 6S的疲软需求引发了苹果股票的痛苦抛售。该股从高点下跌32%,随后开始反弹并在今年夏天达到了万亿美元的市值巅峰。

重点转向订阅服务

那次抛售的情形是考虑未来几个月苹果股价下滑的好方法,不过这次有一些关键的差异。值得注意的是,苹果最终似乎把重点放在了iCloud和音乐流媒体等服务上,营收也在加速增长。尽管苹果手机遭遇抛售,但没有人认为消费者对苹果手机的满意度有所下降。事实上,问题可能是手机太好了,以至于消费者觉得没必要升级。

苹果公司的高管们经常提到iPhone拥有业界领先的98%的客户满意度。Heller House的对冲基金经理马塞洛-利马(Marcelo Lima)认为,苹果有很大的机会将现有超10亿部激活设备的装机量逐渐变现。

利马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苹果显然面临成长挑战,因为iPhone相当饱和,他们只能持续推高价格。我加入了iPhone年年焕新计划;每个月花大概60美元,每年都能得到一部新iPhone。如果苹果增加了这一功能,并将原创视频内容、音乐和其他服务捆绑在一起呢?我敢打赌很多人都会订阅。”

与以往下跌周期的另一个关键区别是,苹果更致力于回购股票和派发股息,这可能为股价设定一个底部。该公司净现金(现金减去债务)为1230亿美元,高管们誓言要通过提高股东的资本回报率,将净现金降至接近于零的水平。

或在160美元左右触底

那么,从高点下跌17%的苹果现在是买入的时候吗?也许现在还不是时候。上世纪90年代初,高盛分析师丹-本顿(Dan Benton)写了一份备忘录,概述了他成功进行科技投资的规则,华尔街对此津津乐道。该备忘录淡化了估值,只有两个关键因素:1、“在估值下降时卖出科技股”;2、“只在收益远超预期的情况下买入科技股”。

以这些准则为指导,投资者可能应该等到华尔街其他投资者完全欣赏过苹果疲弱的产品周期后再做决定。

费拉古预测,2019财年iPhone出货量将下降9%,与2016财年8%的降幅大致相同。目前,华尔街分析师预计iPhone在2019财年的销量只会下降2%。如果费拉古的说法再一次正确,那么就会有一个明显的下降趋势。考虑到2015年至2016年近30%的跌幅,苹果可能会在160美元左右触底,较上周五收盘价下跌16%。到那时,我们会正式称苹果是便宜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