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只股票同步“闪崩”之谜 牵出场外配资灰色链条

6月中下旬,长城影视、华平股份、华铁股份、华鼎股份、银亿股份、春兴精工等六只股票在“同日、同时、同刻”出现整齐划一的跌停。记者调查后发现,“闪崩”是这些公司部分股东的配资账户被强制平仓所致。这背后又牵连出一条隐秘、异化的场外配资的灰色链条,并隐匿着股价操纵的违规行径。

刺破隐形操纵灰幕
刺破隐形操纵灰幕

令投资者嗟叹的“闪崩”时刻,牵连出场外配资的灰色链条,隐匿着股价操纵的违规行径。

6月中下旬,长城影视、华平股份、华铁股份、华鼎股份、银亿股份、春兴精工等6只股票在“同日、同时、同刻”出现整齐划一的跌停。记者调查后发现,“闪崩”是这些公司部分股东的配资账户被强制平仓所致。

在进一步调查采访后,记者获悉这些配资账户的由来:江浙沪地区高净值人群(出资方)在高息诱惑下,与配资方签订借款、借账户的协议,配资方打入保证金操控出资方的账户,并通过两融绕标大量买入指定的非两融范围的中小盘股票。这期间,出资方无权买卖其账户中的股票。

但在“闪崩”的极端行情下,原本各得其所的利益联盟顷刻间瓦解——股价连续跌停,配资公司无力追加保证金,致使出资方的账户被券商或出资人自行强平。紧接着的剧情是,出资方依约向配资公司要求弥补损失,但后者因亏损惨重而无力承担,暴露出更多违规嫌疑与运作内幕。

这是一条隐秘、异化的灰色配资链:原本的个人打保证金到配资方账户,变成了配资方打保证金到个人账户;原本的个人借配资方资金放杠杆交易股票,变成了配资方借个人资金放杠杆交易股票。

这是一类新型的“隐形操纵”模式——借场外配资之名,行股价操纵之实。据记者调查,这些账户资金到位后即全仓买入相关公司股票,随后持股不动,实施“锁仓”操作。问题是,究竟为谁“锁仓”?

“闪崩”后,出资方与配资方的矛盾升级。相关人士对记者透露,配资方是一个市值管理和股价运作的团队,是相关上市公司的马甲和代言人。“我们怎么会无缘无故借那么多钱买这些股票,我们自己没钱,保证金不是从我们账户付出来的,这个你可以去查;当时都谈好的(他们)要兜底,现在亏了钱不能找我们啊。”

配资方所言是实是虚?出资方的利益有否保障?借款配资协议是否有法律效应?相关上市公司是否涉及违法违规?这些问题有待监管部门的查证与定性。

在近期的大连电瓷、凤形股份等多个案例中,一条从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或关联方出发、通过市值管理团队向民间资金进行场外配资、进而实现股价操纵的运作链条,已被较为完整地披露与还原。其背后,高压打击之下而屡禁不止、弊端丛生的场外配资市场,在法律、监管与实际需求之间博弈并生存,未来如何兴利除弊、纳入正轨,考验着制度建设的智慧。

同步“闪崩”之谜

在震荡行情中,6只股票同日“闪崩”并不稀奇,但同一秒“闪崩”必有蹊跷。投资者看到的只是“闪崩”的K线图,但配资方心里知道,配资账户集体强平才是核心原因。

6月19日是特别的一天。当日,沪指击穿3000点关口,创出2016年6月份以来的最低点。沪深两市近千只个股跌停,个股盘中“闪崩”此起彼伏。

若细加观测,部分个股“闪崩”时点的一致性,令人匪夷所思。

例如,长城影视、华平股份、华铁股份、华鼎股份、银亿股份、春兴精工等股票的盘中跌停步调整齐划一——几乎都在当日14时23分左右瞬间跌停。以长城影视为例,14时23分突然出现一笔7.83元(跌停价)的6126手卖单,股价瞬间跌停,跟风卖单涌现,到收盘仍一字跌停。再如,华铁股份14时22分出现11295手以跌停价挂出的卖单,将股价瞬时打到跌停板。随后几日,上述股票几乎都出现了连续跌停的状况。

盘面表明,有资金在出逃。市场推测的原因是,部分配资账户被券商或出资人自行强平。

彼时,张红(化名)的股票账户满仓了前述股票中的4只,当天结结实实“吃”了一整个跌停板。

虽是该账户的持有人,但张红的权限却是“只看不动”,因为张红是提供资金、账户给配资方的高净值人群,而账户是由配资方操控的。根据协议,张红出借1500万元资金,配资方向账户打入1000万元保证金,加上券商可提供的1:1融资,该账户实际可用资金最高为5000万元。几天后,该账户满仓买入了华铁股份等4只股票。

张红没有想到,6月19日只是“闪崩”的起点,此后几天这4只股票连日跌停,张红多次催促配资方追加保证金以防账户爆仓,但对方最终未追加资金,张红依照协议进行了平仓处理。对账单显示,该账户合计亏损约2000万元,剩余3000万元中的2500万元归还券商两融资金,张红实际剩余500万元,亏损本金约1000万元。

复盘可见,前述“闪崩”股票第一笔以跌停价挂出的卖单数量并不大,但由于这些股票平日交易不活跃,成交额较低,小量的卖单就可触发跌停,其他卖家跟风出逃,便会出现“踩踏”加剧恐慌心理,导致股价连续跌停。“几只股票同时出现‘闪崩’,很可能是有股东被券商强平或者主动出货,恐慌心理蔓延到配资账户,导致股东蜂拥出货。”市场人士分析。

灰色配资链

这是一条灰色的配资链:配资公司打入一定数额的保证金,操控投资人账户加杠杆进行“定向”的股票交易,表面看来各取所需、各得其所,但忽视了极端行情下的高风险。问题来了,为什么这些身价不菲的高净值人群,会愿意出借账户、资金给甚至没有名字的配资公司?

今年4月,在相关中介的牵线下,张红决定参与配资公司的配资,“没什么好的投资渠道,担心资金放着贬值。”

其实,所谓配资公司,甚至根本没有一个明确的公司名字。他们是一群人、一个团体,擅打游击战。

张红所签的借款协议乙方,根本不是某某配资公司(文中暂称“PZ公司”),而是所谓的公司业务员李某。相关协议变成了民间个人之间的借款协议。

“闪崩”之后,张红拿着借款协议向李某索要补偿,但后者以各种理由推脱,张红的1000万元损失至今没有着落,而与之签约的李某已失联。

记者看到,此类借款协议中约定了配资比例、利息回报、权利义务关系等。以A账户的借款协议为例,乙方应将保证金1000万元打入甲方(即出资方)证券账户,甲方同时将自有资金1500万元划入自己证券账户。资金到账日,甲方将账户交易密码告知乙方,乙方有权依约买卖股票,盈亏皆由乙方承担,乙方按约每月向甲方支付利息收益。双方约定,借款利息为1.6%/月,即每月24万元,借款期限为6个月。

甲乙双方还会约定警戒线与平仓线。比如,当股票账户内乙方保证金低于60%,甲方有权禁止乙方继续买入股票;当账户内盘中市值低于警戒线,且乙方未补足保证金,甲方有权立即卖出股票并修改密码锁仓。正是依此条款,张红卖出股票并进行了锁仓。

记者看到的多份协议中,乙方均非PZ公司,而是周某、李某等所谓配资公司的员工。记者问询多位投资人,竟无人知晓这家配资公司的具体名称,他们也从未去过配资公司的办公场所。

“我从2006年开始断断续续参与配资,以前从没出过问题,有时交易亏损了,配资公司也会及时补足。”张红对记者表示,敢于借钱配资是因为“账户是自己的,对方又有打入保证金,想想风险不大”。

同样,40多岁的阿明(化名)接触配资也有10多年了,即便在2015年的剧烈行情中也没出现过资金风险。这次,他借出了数千万元资金参与配资,其账户买入的股票与张红的账户持仓高度重合,签约乙方为PZ公司的员工李某、周某。

“根据协议约定,买入股票后,我只能看账户,不能自己操作,否则,若产生损失,将由我来承担。”阿明向记者出示的一份对账单显示,其账户在平仓前都是满仓操作,最后亏损了数千万元。

另一投资人的A账户对账单则显示,该账户主要建仓时间是6月6日,当天分30笔陆续买入长城影视,合计买入金额约2500万元,持有成本9.25-9.45元/股。6月22日,该账户所持的263.11万股长城影视分5笔卖出,成交价均5.72元/股,显示为“卖券还款”。这意味着,该账户被券商强平了。

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多个持有长城影视的配资账户,均是在6月22日以5.72元的价格清仓的。回查可见,长城影视股票当天大部分交易时间趴在5.72元的跌停板上,尾盘被撬开。“其实单子已经挂了好几天了,但前面连续一字跌停根本卖不出去。”有投资人对记者说。

这是一条异化的灰色配资链。问题是,为什么这些身价不菲的高净值人群,会愿意出借账户、资金给甚至没有名字的配资公司?愿意和不明底细的赵、钱、孙、李这样的个人签订借款协议?是风险意识的集体缺失,还是有更多内幕没有被揭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