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造人”成功 对最惨失业潮的恐慌全无必要

“阿里巴巴要靠人工智能客服‘小蜜’淘汰一座楼的客服话务员,但同时面向各种细分功能的人工智能训练师却成为了国家认可的新职业。从自动驾驶到自动客服,体验、评测、训练这些环节都需要大量对需求敏感,又懂得机器的劳动者完成。新科技本身也在创造新职业。”

人工智能行业丰富多彩
人工智能行业丰富多彩

近日,谷歌召开一年一度的GoogleI/O大会。大会上的明星莫过于全新的AI产品谷歌助理。会上,谷歌助理在用户简单交代了时间、地点、人数等要求后,自动给美发店和餐厅打电话,预订了剪发和就餐。相比苹果Siri和微软Cortana只能机械式对话的语音互动,谷歌助理以惊艳的逼真语音和流畅的多轮对话颠覆了大众对AI助理的认识。

然而相比于惊叹用户体验的爆发,“谷歌‘造人’,最惨失业潮即将来到”的担忧又不出意外地再次席卷网间。人工智能可以做的越来越多,能够做得越来越好。一些行业的从业者有所担心并不奇怪,但泛滥为对最惨失业潮的恐慌就全无必要,甚至是有害的。

新科技的诞生,推动单位生产效率提高,从而让整个行业不再需要现在这么多劳动力,进而形成失业潮。这是看似正确的逻辑链条,但其依赖的假设是整个行业的规模不变。可事实上,新科技对社会的影响是全方位的。一个产业生产效率的大幅度提高,会推动整个社会向有利于自己的方向发展,从而创造更大的需求。

就拿人工智能皇冠上明珠的机器翻译来说。自上世纪五十年代以来,人力翻译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要被宣判一次死刑。但直到今天,从事翻译和本地化事业的群体仍在不断扩大。而且机器翻译的迅速发展非但没有压缩从业人数,就连译员收入也没有下跌,而且善用智能工具的翻译人员收入明显增加。

越来越先进的翻译工具反而使从前不能翻不敢翻的大活儿、急活儿,变得稀松平常。这背后翻译产业乃至语言服务产业的蛋糕被越做越大,而且成长得越来越快。面临智能化冲击的传统行业中,善用智能工具者,专业技能交叉者无疑将取得最大收益。

同时,新科技本身也在创造新职业。比如,今天的人工智能技术依赖统计模型和神经网络模型对现实数据进行学习,从而实现功能。在闭环中的增强学习模式是颇受工业界欢迎的技术路线。

我们看到阿里巴巴要靠人工智能客服“小蜜”淘汰一座楼的客服话务员,但同时面向各种细分功能的人工智能训练师却成为了国家认可的新职业。从自动驾驶到自动客服,体验、评测、训练这些环节都需要大量对需求敏感,又懂得机器的劳动者完成。

AI作为新工具,是全面实现产业升级的大风口。传统行业的部分劳动人口被挤出,可能会局部带来现实的焦虑,但长远来看经历产业革命后,全社会的生产生活水平都将有巨大提升,大量新产业将应运而生。正如在信息革命之前人们无法想象今天这么庞大的IT及其衍生从业群体一样。智能革命前夜的我们也许真的想不到近在咫尺的未来新行业会有多丰富、多绚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