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而富平台模式被市场认同 当务之急是高速成长

平台模式被市场认同

近日,记者从P2P平台信而富获悉,自4月底在美国纽交所挂牌以来,信而富的盈利情况一直引起较大关注。对于何时能实现盈利,信而富目前尚未有明确时间表。对此,信而富创始人兼CEO王征宇对记者表示,实质上信而富上市的定义并非金融机构,对标企业也是平台类或科技类企业,因此无论是对投资方还是对公司发展而言,平台目前最关注的并非实现盈利,而是如何实现高速成长。

信而富平台模式被认同
信而富平台模式被认同

信而富在今年3月份发布公开招股说明书到4月底在纽交所正式挂牌的过程似乎顺利而迅速,但实质上此次上市筹备时间超过两年。从2014年提出上市计划,再到2015年9月28日首次正式提交上市申请,信而富直到2017年3月份才正式通过美国SEC审核,发布公开招股书。

“这是因为我们期间与美国方面进行漫长的沟通,主要是让他们弄清楚我们的业务模式,每一笔交易都是穿透的,我们不做资产,也不对收益进行保证,因此我们对自身的定位是平台类的科技企业,而非一开始认为的金融机构。”王征宇对记者表示,信而富在海外上市的对标企业从一开始就并非金融机构,对方也不是用金融机构的标准来衡量信而富的各项指标,其中就包括盈利问题。

2017年4月28日,信而富以6美元/股的价格在纽交所正式挂牌交易,首次公开发行美国存托股票(“ADS”)1000万股,每股ADS代表1股A类普通股。2017年5月11日,承销商全额行使超额配售权,追加购买150万股ADS。其首次公开发行的总规模达到约6900万美元。

虽然成为了国内首家在纽交所上市的互联网金融平台,但信而富的盈利数据明显不乐观,也一直被业内关注。根据招股说明书公开的数据,其2015年亏损3002.6万美元,2016年亏损3336.6万美元,两年累计亏损近4亿元人民币,2014年也只有实现13.1万美元的利润。此外,信而富还在招股说明中表示,未来可能会继续亏损。

“正是在这样一种情况下,信而富依然受到投资人和SEC的认可,更说明他们认同了信而富的‘平台模式’,而不是简单将信而富理解成金融机构,平台类企业在发展之初亏损是正常的,只要走过高速发展期,盈利是迟早的事。"王征宇表示,目前无论是机构投资者还是平台本身,盈利都不是平台的首要目标,如果实现高速增长才是当务之急。

盈利需要度过规模爆发期

信而富近期披露的2017年第一季度财务数据来看,其新增借款人约54.5万人。截至2017年3月31日,平台自创立以来的累计借款人达到约200万人,促成的累计借款交易总笔数增至约1500万笔。

由于现金消费类借款的增长,其一季度促成借款交易总额为4.85亿美元,其中平台现金消费类借款为4.05亿美元,生活方式类借款为0.8亿美元。2017年一季度,平台促成的现金消费类借款总笔数为400万笔,促成的生活方式类借款总笔数为6000笔。

实质上,在高速成长的同时也亏损的大平台也并非信而富一家。此前,陆金所董事长计葵生曾表示,2015年陆金所亏损金额中的80%是获客成本及系统投入。而2016年陆金所的用户数量增速更加明显,截至到2016年底,陆金所的注册用户数2838万,同比增长55%,投资用户数813万,同比增长120.92%,其中活跃投资用户数740万;普惠金融的累计借款人数也达到377万,同比增长204.03%。

反观宜人贷拥有业内超高的利润率,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其母公司宜信集团强大的获客能力,自2016年起,宜信将线下客户推介给宜人贷时,仅向宜人贷收取借款金额6%的费用。此外,宜人贷的模式也与信而富不同,其放贷人群主要集中在风险较高的D类人群上,占比达到了84%,这部分人群每年的借款利率综合利率可高达39.5%,包括年利息10%-12.5%和交易费27.6%两部分。而信而富的定位的人群主要是“爱码族”,即受过教育,按劳所得,频繁上网,是成长中的年轻一族,这部分人对利率价格敏感,处于传统金融机构覆盖范围之外,但却有稳定还款能力。

“预计未来现金消费类借款将在借款总额中占有更高的比重。由于平台客户的重复借款率非常高(截至今年第一季度为73%),长期的增长是可期的。”信而富首席财务官沈筠卿表示。

王征宇也表示,信而富目前处于高速成长通道中,新增用户占比不断扩大(一季度新增用户超1/4),需要重复交易覆盖获客成本再实现盈利,因此平台需要度过规模爆发期后,才能步入盈利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