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高压监管态势 配资交易模式悄然变化

以HOMS配资系统在2015年股市大幅波动之后被叫停为标志,一度登堂入室的场外配资再次转入地下,依靠人情、关系等运转。然而,在监管收紧、实时监控趋严以及个股赚钱效应趋弱等多方面因素作用下,场外配资产业链正经历2015年之后又一次退潮期。这个一度畸形繁荣的“生态系统”就如同失去水源的小池塘,正在走向干涸。

配资交易模式悄然变化
配资交易模式悄然变化

近期多只个股在没有明显利空的情况下,快速连续跌停,正是由于场外配资收紧,长期盘踞于这些股票的杠杆大户资金难以为继不得不夺路而逃。在监管的高压之下,券商、基金子公司等中介机构也进入风声鹤唳状态,去通道、去夹层、去嵌套正在紧锣密鼓进行之中。就连曾经一本万利的配资公司也出现了破产关闭潮。

配资交易模式悄然变化

失去HOMS系统之后,场外配资再次回到以人际约定作为风控基础的时代。有意思的是,随着监管加强、市场赚钱效应减弱,配资总体规模快速下降的同时,配资双方的操作细节也出现明显变化。

在2016年,市场中仍有大量投资客对杠杆资金青睐有加,不少人力图借助高杠杆实现“一把翻身”,因此通过配资公司等形式进行场外配资的现象仍较火爆。

同时配资公司在渠道受限的情况下,也急需寻找新的资金需求方。一家大型券商营业部投顾向记者表示,当时“每天都能接到配资公司打到营业部的数十个电话,都是想让营业部帮忙介绍配资客户,不胜其烦。”

当时常见的做法是,在配资双方协商确定具体利率、杠杆率后,由资金出资方直接把钱转到需求方的资金账户上。同时,为了保证资金安全,需求方需要将资金账户密码交由出资方,由出资方修改后管理。而需求方在获得资金后,只能自行保留交易密码进行交易操作。

一位不愿具名的营业部人士向记者介绍,如果配资的出资方是配资公司,其与当地大型券商营业部关系普遍都较为密切。一旦该营业部有客户采用上述方式进行配资,配资公司还会统一让营业部“盯紧”上述资金账户,不能让客户以忘记密码等理由来重置及修改密码。

然而,近一段时间来上述现象已经出现了明显变化。

“1:2、1:5之类的配资现在仍可以做。”华东地区一位从事配资行业的人士告诉记者。“但总体很难做,主要是资金出借方和需求方都明显减少了。”他表示,现在业务普遍靠熟人、朋友介绍,而且只有真正对自己操作有信心的客户才会选择进行高杠杆配资。

此外,在操作细节上,配资资金的流动方向也截然相反。上述人士介绍,目前普遍的做法是,在确定具体配资比例后,资金出借方将资金打到自己的账户,同时需求方需将本金全部转至上述账户,并在该账户上进行股票交易操作。由于该账户属于出借方直接持有,其资金安全可以得到很大保障。此外,类似于券商融资业务,双方还约定设立预警线、平仓线等指标,来确保市场或个股出现极端情况时资金出借方的本金安全。

配资公司:业务冷清出路狭窄

资金究竟停留在出资方账户还是操盘手账户,这看似技术层面的改变透露出配资公司心态的变化。记者了解到,目前部分配资公司正在艰难求生存。“2015年最开心的时候,就是银行又给开伞了,每把伞规模高达数亿元,配资出去意味着利润滚滚而来。但公司今年以来再度转入亏损状态,更要命的是,监管收紧让公司员工感觉前途无望,大家纷纷离职,士气非常低落。”曾为某互联网金融公司高管的刘总告诉记者。

在深圳中心区的高档写字楼内,也有不少小贷公司破产关闭,甚至出现卷款潜逃的行为。向先生等一批投资者今年4月底发现自己所使用的配资账户无法登陆,等他们赶到配资公司时,却发现配资公司已经关闭了,无奈只好报警。据中国小额贷款公司协会披露,小贷公司数量的峰值是在2015年9月,此后连续四个季度递减,目前全国小贷公司可能有三分之一处于停业、半停业状态,三分之一小贷公司处于勉强维持状态。

某券商营业部负责人告诉记者,自证监会彻查场外配资并对相关机构进行处罚之后,以其所在营业部为例,以券商为中介机构的配资业务便不敢再尝试了。“现在经常有小贷公司来问有没有客户需要配资,但我们不会再做中介进行撮合了。不能做,也不敢做。就现在的市场环境,连做两融的客户和资金量也变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