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严选上线一周年:品类扩张下的潜在风险

一年前的4月6日,网易严选低调正式上线,此前试运行了5个多月。当时,网易邮箱的庞大用户在日常收发邮件时知道了丁磊在考拉之外又建了一个平台,主要卖一些家纺用品。多数时间,严选只靠自家邮箱做一做宣传,人们看到更多的是网易旗下另一个电商平台考拉海购,毕竟2016年跨境电商因政策转向成为舆论中心。

网易严选上线一周年
网易严选上线一周年

不久前,圈内很讲究生活品质的网易公司CEO丁磊在严选上直播采春茶,消费者才知道原来严选上还能买茶。这背后是团队用一年时间将品类从最初的家纺扩张到服饰、箱包、餐厨、洗护、电子产品,甚至还有食品。月均流水做到了6000万元。

严选的ODM(OriginalDesignManufacturer,原始设计商)模式让东南沿海的代工厂看到了转型的方向。记者采访几家严选供货商了解,给国外大品牌代工的市场竞争愈发激烈,品牌商压价太狠;给严选供货的毛利率一般略高于传统代工模式。一家广东某手袋工厂的老板把以前为匹配大订单生产的大车间拆成了若干个小车间,以适应电商节奏,快速反应。

在电商平台整体增速放缓趋势下,这种自有品牌模式正迎来逆势增长。亚马逊旗下的自由品牌、淘宝的“中国质造”、垂直母婴电商贝贝网等均已入局。但快速发展背后也隐藏着诸如品质把控、版权争议、库存与供应链管理等变数,这些因素的作用在规模较小时难以暴露。

严选的发展该慢该快?丁磊需要一场博弈。

代工厂毛利提升

叶国安是广州一家手袋制造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入行已经十几年,一直为耐克、阿迪达斯、彪马、迪士尼、H&M;等品牌商代工生产手袋和包。在国际品牌纷纷将制造中心从中国东南沿海迁到泰国、越南、孟加拉国等地的这些年,他经历了代工利润不断下滑的窘境。既要面对原材料和人工成本的上涨,又要忍受品牌方压价。“你说你要10块钱,品牌方说另一家工厂9块5就能做,你接不接这单?”

大概一年前,严选团队在网上找到了他。他的公司有600多人,其中500人在生产线上,剩下的除去行政等岗位外,还有一个8人设计团队和20人打样中心。这种比单纯贴牌代工厂多出来的研发能力是严选看重的。这些工厂的流水线能力并不差,但是没有品牌。

没多久,这家公司的5款产品在严选上架,打出的是“Nike制造商”,多是单价50元以下的帆布包、化妆包、购物袋等。被平台编辑以生活美学的概念包装后,这些产品释放出素雅的小清新感。与此同时,在考拉上坚持写“三石哥私物精选”专栏的丁磊开始在严选上做推荐,他很喜欢穿严选上卖的T恤。

叶国安说,给国际品牌代工的毛利在10-15%左右,给严选供货毛利会更高一些,能达到20%。但他避开了同质化的日常女包品类,只做一些像化妆包、防水袋等更垂直化的功能性产品,因为它们的竞争度低一些。

现在,这家公司大部分销售额依然来自传统代工模式,但叶国安已决定加大与严选的合作规模,每个季度推荐几款自研产品给到严选做上架筛选。他感觉自己身份的一个转变是,从以前单纯的贴牌生产变成了严选的战略合作方,自主空间变大了。这背后是整个中国制造业转型升级的迫切愿望。

为适应电商的节奏,为网易生产智能插线板的广东一家工厂将过去的大车间拆成了几个小车间。其负责人丁贤林认为,大工厂在电商时代存在更大的管理风险,以每个小车间不超过100人的模块化运作更容易打造柔性供应链。这已经成为转型中的沿海代工厂的普遍做法,叶国安也对自己公司的大车间进行了拆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