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债再临上限大考 特朗普刺激政策或断炊

离上限仅剩咫尺之遥

在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美联储)加息之声高涨之际,3月15日,奥巴马任内通过的债务上限及预算法案将会到期,美国政府又一次走到财政悬崖边上。这是特朗普政府面对的烫手山芋之一。如果无法及时解决,特朗普兑现选战承诺的财政措施将难以充分施展。

美债再临上限大考
美债再临上限大考

最近一轮金融危机过后,美国负债总额分别在2011年、2013年两度逼近法定债务上限。2015年10月,为了暂时解除美国政府的违约风险,美国国会通过了债务上限及预算法案,授权美国财政部在当时约18万亿美元债务规模的基础上继续发债,这一法案至今年3月15日到期。现在,离这一时点只有不到一周时间。

刚刚上台的特朗普将不可避免地面对许多前任无法躲避的一刻。美国债务上限是指美国国会批准的一定时期内美国国债最大发行额。

据报道,自1939年开始,美国债务上限已上调105次,几乎平均每9个月就要上调一次。奥巴马2009年1月就任总统以来,国会就连番提高债务上限,提高总额约7.6万亿美元。2015年11月国会通过决议,暂停债务上限至2017年3月15日,这一举措避免了在美国大选时出现政府可能关门的窘境。

此后,美国政府债务的攀升势头仍然不减。截至2016年12月30日,美国债务规模达到惊人的19.98万亿美元,比2015年底18.92万亿美元的政府总债务高出约1万亿美元,也高于2016年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18.7万亿美元。

特朗普上任至今,美国债务总额一直徘徊在19.9万亿美元一线,离20万亿美元的上限只有咫尺之遥。针对3月15日当天的美国债务状况,市场上有多种猜测。有人预计到2017年3月中旬,美国债务可能达到20.1万亿美元。如果不采取措施,国库现金余额将大幅减少至约250亿美元。

另有报道称,前总统里根的高级幕僚、华尔街银行家大卫·斯托克曼(DavidStockman)最近指出,美国财政部大约有2000亿美元的现金,同时也正以每月750亿美元的速度“燃烧”。到了今年夏天,就将燃烧殆尽。截至3月3日,在距离债务上限到期还剩不到两周的时间内,美国财政部的现金余额已急降至1090亿美元。

德意志银行指出,因美国国税局(IRS)退税,财政部有大量现金支出,预计从3月3日到3月15日,财政部还将再支出400亿美元以支付相关退税费用。如此推算,如果国会不对债务上限进行松绑,到3月15日,剩余资金将不足以维持一个月的运转。

花旗分析师斯蒂夫·康(SteveKang)在报告中指出,到今年3月15日之前,债务上限不太可能提升或是再度暂停,解决该问题仍需时日。面对可能到来的威胁,新任美国财长努钦2月末在讲话中敦促美国国会提高债务上限,避免出现“最后一分钟”式的问题。努钦还称,美国将认真考虑出售期限超过30年的国债的建议。

美国媒体报道称,一旦债务上限及预算法案无法延期或者国会不愿提高债务上限,努钦领导下的美国财政部将实施“紧急措施”,以便美国政府能有更多时间来清偿债务,维持正常运作。

美国政府债务高企并非“一日之功”,未来美国财政赤字的前景也并不乐观。特朗普竞选时提出减税、增加基建开支等纲领的制定和实施,都会受到考验。

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今年1月在华盛顿发布的年报显示,2017财年的预算赤字预估值为5590亿美元,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的2.9%,而2016财年预算赤字为5870亿美元。不包括2016财年因为支付变化导致的支出增长,两年的预算赤字将大致相等。国会预算办公室还预计美国2017年经济增长2.3%,高于2016年的1.6%。

对未来美国财政赤字的前景,国会预算办公室并不看好。由于财政收入增速放缓,且养老和医疗等领域支出增长,国债付息大幅增加等原因,未来十年美国财政赤字将持续增长。国会预算办公室称,预计至2027年,美国财政赤字将达到1.4万亿美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为5%。

国会预算办公室的报告还指出,未来30年,美国国债将增至现有规模的两倍,除国债利息负担加重外,给经济发展带来的其他负面影响还包括储蓄减少、生产率和工资水平下降、税收和财政政策空间减少,以及财政风险加大。

国会预算办公室为此多次发出警告,如果国会不修改现行法律,日益攀升的联邦债务水平在长期看来无法持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