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对“傻推网”提起民事诉讼 索赔标的216万

刷单平台获利200万元

12月2日,阿里巴巴对刷单平台“傻推网”提起民事诉讼,状告其涉嫌严重危害市场竞争秩序,索赔标的216万元人民币。此前,该平台仅被行政处罚10万余元,阿里认为刷单平台违法成本太低,因此愤而起诉。据了解,该案系全国首例电商平台状告刷单团伙案,递交当日已获法院立案。

阿里民事诉讼傻推网
阿里民事诉讼傻推网

90后杨某因喜好计算机软件开发和编程,于2014年8月购买杭州市一处LOFT用于刷单工作室,逐步实施炒信平台“傻推网”和导流网站“步街网”的建设和运营。据悉,杨某共招募3个成员从事职业刷单,其中马某负责客服咨询方面工作,另外两人负责流量推广和审核工作,他们的“刷单业务”覆盖所有电商平台,开业仅一年就赚得盆满钵满。从2014年9月运营至今,他们共计“刷出”流水资金2650万元,涉及的网络商家账户5000余个,刷手账户7000余个。同时,杨某本人获利36万元、数名刷手合计获利超180万元。

2016年4月5日,在阿里巴巴集团平台治理部的举报和协助下,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依法查处了“傻推网”,执法人员当场收缴有关设备、账簿及企业资金流转相关财务单据。另据其官网披露的信息称,在现场查处过程中,执法人员发现该平台利用QQ等聊天工具组织刷手,广泛传授刷单技巧,在执法当日仍有大量QQ群处于活跃状态。

获利200万元仅罚款10多万元

对于刷单店铺,阿里巴巴做出了严厉处罚,包括交易量清零,甚至永久关闭店铺。这意味着许多店铺的经营要重新开始,甚至离开电商渠道。不过,根据《网络管理交易办法》的规定,杨某及其团伙并未付出惨重的代价,仅被处以10余万元罚款了事。根据《网络管理交易办法》第十九条第四款的规定,“以虚构交易、删除不利评价等形式,为自己或他人提升商业信誉”应当处以“一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的罚款、责令停止违法行为,没收违法所得,法人加入企业黑名单”。

“傻推网组织刷单非法牟利200多万元,而在现有法律下只被处以10万元左右的行政罚款,可以说毫发无损!”一位阿里平台治理部特战队员表示,10余万罚款对这个获利200多万元的刷单团伙来说是九牛一毛,“他们随时可以另起炉灶,重新开张”。

前述负责人坦言,起诉刷单团伙实属无奈之举。“提供专业刷单服务的违法成本太低了!一般大型刷单平台的组织者获利都在百万以上,但目前法律给予其处罚上限仅为20万元,这个处罚和刷单平台获得的违法所得以及对整个电商行业造成的损失相比微不足道,难以震慑刷单组织者。”

首次民事起诉刷单团伙

2日,阿里巴巴集团向法院正式递交起诉书,以“涉嫌严重危害市场竞争秩序”的名义起诉“傻推网”,索赔标的216万元人民币,这也是“傻推网”各成员非法牟利的总金额。该案系全国首例电商平台状告刷单团伙案,递交当日已获法院立案。

在递交法院的诉状中,阿里巴巴明确表示,刷单行为使平台数据受到严重污染,不仅破坏评价体系、误导消费者,也构成了不正当竞争,严重危害市场竞争秩序,损害阿里巴巴市场声誉和竞争力。

阿里平台治理部相关负责人强调,行政处罚显然已不能有效惩罚刷单行为,因此阿里巴巴寻求通过民事诉讼,在法律框架内穷尽一切手段“追杀”刷单组织者。

该负责人表示,阿里一旦胜诉,所有赔偿金将用于筹建反刷单基金,鼓励更多社会力量积极参与到社会中所有炒作信用行为的线索报送和追查。

据介绍,阿里已经组建了专业队伍持续追踪刷单团伙的线下行踪。仅2016年4月至今,除“傻推网”之外,已配合执法部门连续查处了“整点抢”、“牛刷刷”、“领啦网”、“蓝天碧水”、“蓝天网”等大型炒信平台。

“我们会对这些团伙逐一提起诉讼。”上述负责人强调,在现有行政处罚无法给予重击的情况下,唯有通过民事诉讼能让刷单团伙感受到“切肤之痛”,加大其涉嫌违法行为的成本,最终做到让这些团伙不想刷和不敢刷。

“阿里将继续对刷单行为保持‘零容忍’的高压态势,除此之外,我们将利用获得的民事赔偿筹建‘反刷单基金会’,用以支持更大范围内的反刷单行为。”相关负责人表示,此次起诉“傻推网”是一次非常有意义的探索,“我们希望借助法律的力量,让从事涉嫌违法行为的组织者倾家荡产”。